幽竹枯槎.jpg

宋代繪畫發展的頂端,不用我說想必多數人也能猜到,即史上著名(notorious)的宋徽宗趙佶,冠上他姓名的花鳥畫作品,幾乎就是中國花鳥畫的高峰。他的「瘦金體」在書法範疇一樣名聞遐邇,不要說今日,就是把北宋滅掉的金朝,也對他的藝術品味傾慕不已,還出現了一位追隨者金章宗。

說到金朝,或者說遼金夏,素來是中國美術史忽略的一塊,其原因大概不外乎固有的正統史觀,使我們不加重視,反而外國人對遼金的藝術發展的興趣比中國人來得高。近年出土了許多墓葬,其裝飾又更進一步豐富我們對於這些北方政權美術發展的認識。剛剛提到宋徽宗品味的後繼者金章宗,不僅學習宋徽宗的收藏典制和裝裱手法,甚至學得一手瘦金體,足可見金朝對於傳遞宮廷美術品味的重要性,甚至是「文人畫」。中國人總愛特意著墨「文人畫」,因為這是獨屬於漢文化圈的一個特殊分類。然而,在上溯文人畫的起源時,卻發現金代的作品,佔據相當重要的位置,比如台北故宮藏的武元直《赤壁圖》,日本藏的王庭筠《幽竹枯槎圖》,一般的認知總將文人畫的起源置於北宋,然而真正將文學作品變成圖像的,卻是金代的畫家。或許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繪畫傳統,其實是女真人的發明,亦未可知。

宋室南渡後的南宋藝術,之後的文人官僚總愛以其政權南遷的背景,稱其宮廷繪畫是「殘山剩水」。不過就我而言,南宋繪畫應該是徽宗品味某種變形的延續。何以云「變形」?畢竟皇室逃亡,一定不可能帶上藝術品,在杭州所重建的宮廷品味,除了倚靠南下僅存的一些宮廷畫家外,就只剩品味上的追摹,因此在風格表現上,和北宋時期出現明顯的差異,特別是山水畫,所謂「馬一角,夏半邊」,指的就是馬遠、夏圭等南宋畫家,以大片留白來處理山水景色,在畫面上營造出煙嵐迷濛的氣氛,也帶出後來中國山水畫的鮮明特色。

到了元代,藝術史的眼光開始著重於文人畫的大興,所謂「元四大家」:黃公望、倪瓚、吳鎮、王蒙,均是知識份子,畫的也都是山水景色。文人畫重視筆的線條,重視畫面營造出的意境,而且做花不太用顏色,形塑出獨屬於中國的藝術品味,並在之後傳播到日、韓等地。此時的文人畫,也被後代奉為經典,認為前繼唐代王維,五代董源、巨然,成為一種文人藝術品味的象徵。

然而此時的藝術發展,絕非只有在野的文人畫家,宮殿廟宇的人物繪畫仍需求甚殷,迄今仍有留存,還外銷到日本,為日本所保留。這類繪畫的風格品味絕異於尋常奉作正朔的文人畫風,但這類繪畫或許才是當時人所習慣常見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