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強


第一次知道蔡國強,是國美館要封館整修前的大型爆破藝術。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火藥做為創作媒材。

這個印象一閃而逝,我沒有多加留意。而且後來國美館就進入漫長的休館期,之後在整修時,也沒有保留這件作品的「痕跡」,除了影音和圖片之外,像是船過水無痕似的,於今而論,實在不免感到有點遺憾。

但對我而言,也許更多的遺憾是當時的陌生,使我沒有及時更多認識一點,而台中這座城市在藝術品味上的落後,讓這個理當頗為轟動的藝壇盛事,就這樣輕輕巧巧地抹去。十年之後,蔡國強在北美館辦展覽,終於有點隆重其事的樣子,但跟在古根漢美術館展覽之後,我怎麼看都覺得這不過是在追著國外潮流的尾巴,巴著尚且紅火的議題,希望多招徠一些嗜鮮的外人。而且,不可避免地,總是會有跳樑小丑「炒熱氣氛」,像自由時報的記者稱他是因為「裙帶關係」才得以到北美館展覽,這一方面凸顯台灣記者在面對他們缺乏的涵養所顯現出來的無知及狂傲,另一方面,我也不幸意識到這個社會在文化品味上的進展何其有限。而蔡國強,不啻是面照妖鏡來著。

去掉加諸於外的國籍身分,蔡國強在某種程度上和台灣非常靠近,一是他的出生:福建泉州,亦是半數台灣閩南人的原鄉;二是他曾在日本求學,其日本文化的記憶,不見得比同輩的台灣人少。我不知道他是否會對台灣抱持一種特殊的感情,比如在街頭聽到鄉音、吃著調味近似的食物、相似氣候和植物景色之類。但對我而言,他的這些背景,讓我在情感上有種莫名的親近感,相較於大陸畫壇所謂的「四大天王」,蔡國強在某種程度上,彷彿又更靠近我們一點。

另記:
自由時報那位記者的專論,曾被這篇文章大大地駁斥過。而那位記者頗不甘示弱,又另文反擊,還連陳文茜一起罵進去。

如果在寫文章之前,就已經有一個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主導寫作的內容,去說他的認知多麼謬誤,我覺得是沒有意義的。但一位記者,我絕對篤信他對「當代藝術」一無所知,卻在專稿裡大發議論,宛如他在藝壇是舉足輕重的角色,就讓我很倒胃口了。這正可以說明某些人對藝術的輕率,即便他可能連條直線也畫不好,卻以一種專家姿態滔滔大論,在哪裡侈言什麼「當代藝術的弱點」,如此狂妄。而這種輕率及狂妄,則是台灣人沒有文化素養最好的例證,基於一己的無知,所以敢大放厥詞。而台灣,好像也就只配這種程度的文化素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