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美國牛肉的問題讓台灣政府變成全民公幹的對象,民意支持度也大幅下滑。大概除了民眾還沒有上街頭抗議外,馬英九彷彿就是不久前李明博的翻版。

不過,我不想討論美國牛肉進口台灣問題,我比較想問的是,為什麼都已經是廿一世紀,這個過去一百年所夢想的「先進未來」,我們卻還要懼怕從食物而來的疾病,還是人類自己招致的。難道所謂的「先進文明」,就是一定要提心吊膽的過日子嗎?

又為什麼像美國這樣擁有所謂「先進農業」的國家,其農業產品卻是別國避之唯恐不及的夢魘?這種農業發展的模式還值得繼續下去嗎?

其實我也不用自問自答,早就有很多書籍文字在批評美國的農業。這個已經純然在追求商業利潤的巨大產業,所做的每一項決定,都不是為了消費者,而是為了賺錢。而在利益和消費者的權益相牴觸時,他們往往先選擇利益而犧牲消費者的權益,必要時以漫天大謊去掩蓋這一切。有狂牛症的牛肉是一件,基因改造的農作物又是一件,我認為這是人類太自以為是,而終究招致的反噬。而那些追求到的利潤,不過就是等著去償還更多未算到的無形成本。

所以開不開放,我覺得沒有必要討論。就算不開放,國人去美國或是其他吃得到美國牛肉的地方,一樣擔負風險。而且今天禁美國牛肉,以後就不會有其他食物可能會危害我們嗎?那些在法規上安全無虞的化學加工食品和基改食物,我們吃了就比較安全嗎?這些自欺欺人的程度也不過是比重上的差異而已。真正我們所企求的食品安全,其實還是離得很遠。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