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家中賦閒,發現公視幾日的國際新聞中,氣候災害佔據極大比重:馬尼拉淹大水幾達三公尺,西澳在連續好幾個月的乾旱後突逢暴雨,美東在過完暖冬後變成零下廿幾度的低溫,溫度低到學校都宣布停課。桃園這幾日因大霧無法正常起降飛機,比起危害身家財產性命的劇烈天災,不過是蛋糕一塊。

雖然反恐戰爭尚未結束,禽流感讓世界繃緊神經,但廿一世紀最大的考驗,應該是逐漸變成常態的極端天氣,以及伴隨天災所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我們也無從怨懟,科學家已經非常斬釘截鐵證實,地球今日的溫室效應以及種種氣候災相,九成以上是人類瘋狂破壞環境的後果。以前還歸咎到氣候的週期性變化,如今罪責無所逃避,用句佛教中語,叫「因果終有報」。

我本來以為,從上個世紀七○年代以來不斷鼓吹環境保護,直至今日,應該已經有一點成效。數十年的努力固然有一些進展(比如歐洲的森林有逐年增加),但緩不濟急。尤其當中國、印度等人口眾多的國家開始大幅度的經濟發展,對地球產生的負擔及壓力,是以前難以想像的。

台灣的環保意識雖然比較晚,但應該也有十餘年了。我還記得環保署為推動垃圾分類,將垃圾桶做成一個個碩大無朋的「外星寶寶」,後來實在是大而無當,成為歷史。但自此以後,中小學一律要實施垃圾分類,每間教室都擺著五、六個垃圾桶,衛生股長還得檢查有沒有丟錯,列入整潔評比。

以上是台中市的情形,其他縣市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我剛上來台北的時候,發現堂堂一所大學,根本沒有垃圾分類,更不要說餐廳把一般垃圾和廚餘分開放,學生也丟得很順手,好像大學理當不需要分類似的。我這才隱隱感覺,所謂的垃圾分類,好像只是做做樣子,學校教育是一回事,人民的習慣又是一回事,而肩負「美」的使命的藝術大學,則是不折不扣的垃圾坑。

當然,後來的衛生署發布許多條例,再怎麼皮條也不得不照做,困窘的學校財政是禁不起幾次巨額罰款的。但即便如此,我自己都很偏頗的認為台北人仍沒有什麼垃圾分類的概念,否則台北市也不需要使用專用垃圾袋來限制市民的垃圾量了。

垃圾分類經長年推動,好歹有點效果。但台灣對於溫室氣體的排放,卻從來沒有認真的對策。以前還有什麼瓦斯計程車,現在也不復聞問。根據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的數據,台灣在二○○五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全球第廿二位,每人排放十一‧二六公噸,是全球第三位。這種數字一點也不意外,連台北市有捷運和完整公車路線的都會,尚且有一堆人開車騎車,甘願忍受塞車和找不到停車位的苦楚,其他縣市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每當中油又放出漲價消息時,我基本上是樂觀其成的(說我興災樂禍也可以)。我甚至認為台灣的汽油價格應該多漲百分之五十,這些額外的費用即是汽機車廢棄影響台灣生態和民眾健康的潛成本。在國際上已經開始要求產品生產要計算環境成本,台灣的汽機車使用人也應該要對自己造成的汙染負起責任。

環境保護到了最後,其實都是政治問題。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拒簽京都議定書的美國政府。為了維繫高耗能的經濟政策,他們寧願賠上全世界的未來。當然,美國不是孤獨的,台灣亦是國際環保人士指責的對象。遠的不說,二月七日聯合報A9版的驚人標題「中科啟用後 台中砷空氣 暴增54倍」。為了科技園區的發展,台中人得冒著只呼吸就會致癌的風險,這個代價也未免太高了些。

地球之可貴,我毋庸多說。我既非遠離塵世、自給自足的人,對我而言,也是需要時時警惕的誡言。寫成文章,無非也是希望自己能夠牢記,人類對這個默默給予的母親,虧欠太多太多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