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因為「娘」的議題,屢屢在自己的博客發表文章,甚至在報紙刊出。不過我也看有和他相同性向的人對他的作法不以為然,因為這仍無法掩蓋「康熙來了」節目有意揶揄「娘」的事實。

也許比起赤裸裸地歧視貶低「娘」的特性,「康熙來了」沒有那麼直接,來賓是藝人的身分,觀眾也容易認為只是種效果。但這並不表示「康熙來了」在處理「娘」有比較多善意,而且正是因為沒有那麼直接,透過這節目所傳達出的認知,反而更容易影響一般人,以為這是正確的。比如說,最先討論「娘」的男藝人專題時,蔡康永和小S先開宗明義說「娘」不等於同性戀。但後來幾位不停被調侃「娘」的男藝人,主持人卻仍然在性向這件事情上做文章。這種節目效果,其實就是在加深成見,認定「娘」就必然只能是某種性傾向,一開始的宣言,反成為之後行徑的莫大諷刺。

蔡康永其實閃避掉綜藝節目消費「娘」特質的狀態。如果「娘」可以引人目光、增加笑料,必定是帶有歧視的。何以男生將提包掛在前臂可以引起那麼大的「笑」果,不正是因為沙文主義早已自動將女性容易會有的舉措視作不如男性的象徵嗎?揶揄「娘」這件事情,本身就是替沙文主義推波助瀾的行為。

我素來認為真正的尊重多元,就是毫不在意,好像我們不會在意路上迎面走來一個人穿的是皮鞋還是帆布鞋。如果有人在那裡說「咦!他怎麼穿帆布鞋啊?」「我是不介意他穿帆布鞋啦,可是他怎麼在路上穿帆布鞋啊?」這人大概會被當作瘋子。偏偏我們其實都在用這種方式討論「娘」,討論「同性戀」,討論外籍配偶,討論在政治正確上我們不應歧視但事實上我們仍舊在歧視的對象。唯一我認為不帶有歧視意味的狀態是自嘲,但這更是建立在聽者並不在意的情況下,自嘲才能成立。

而且蔡康永認為「娘」不應用其他比較婉轉的詞彙取代,無益減緩本身歧視的程度。話雖不錯,但這容或也會讓原本就帶有惡意的人更加肆無忌憚,一如文章底下某些惡劣的回應,簡直把他們能想到最難聽的字眼都寫出來。你要我們不要逃避,我就結結實實罵將出來。蔡康永畢竟忒文明了點,忘記台灣多的是給臉不要臉的人,也多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

我總認為「娘娘腔」是非常西方的概念。同樣父權主義的中國,男人可以像《紅樓夢》裡的賈寶玉,那樣成日和女生廝混,耍性子鬧脾氣,還能狎男妓戲子,弱不禁風、細聲細氣,也無損其在社會上的優勢。可見傳統社會完全只看生理構造,只要生得出小孩,家中資餉足夠揮霍,男子就是身著女衣、抱擁情郎,也不會有什麼異議,更不要說「娘」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反觀西方,彷彿一直沒有脫離原始部落男性必須外出狩獵、與野獸搏鬥的習氣,不停在強調所謂的「男子氣概」。怎麼吃、怎麼穿、怎麼說話、怎麼用字,都得符合「雄性特徵」的潛規則,否則就是「娘」、就是同性戀、就是軟腳蝦、就是失敗者。這種規範愈接近社會底層愈是明顯,好像男性失去房子車子金錢權勢,就只能透過「男子氣概」來顯示自己的位階優於女性。結果往往社會地位最低落的男性,對於男子氣概的要求也最嚴苛。

不幸的是,男子氣概這種造作的價值觀似乎變成通則,成為主流價值,「娘娘腔」被創造出來貶低不符合這種價值觀的男性。可悲的西方人必須依靠同性戀和女權主義才能突破這種僵化的價值觀,更可悲如我們,先是毫不遲疑地接受西方的性別觀,後又得用西方的前進觀點來打破,永遠當別人的跟屁蟲。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