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已過,天仍濕涼,是近年氣候遽變,不復古來之法,抑是台島南偏,不盡如中原節氣,未可知也。

自童蒙入學,十數年漫漫,終要暫作停歇。古人學以入仕,縱因科舉不第,蹉跎光陰,其目的也明。今人學文,或得識字知道之效,但若欲謀生,能學以致用之人,不甚夥也。又在學日長,而習得知是日寡,乃島內教育積病,不易驟改,裨益學子生民,亦甚有限。想予以此小學,顛簸其途,世或可容之乎?每思及此,輒環視蕭然,不知何往而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