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蘭欽」事件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文中所謂的「鬼島」、「高級外省人」、「台巴子」之類的詞,宛如民進黨立委陷在陳水扁弊案的救命浮木,牢牢咬死緊捉不放。

我沒看過民進黨立委大加批評的那篇文章,網路上也多的是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不用我多置一言。我倒是想從此來討論台灣的用語文化。民進黨撻伐郭冠英文中的用字,似乎是很在意詞彙背後所代表的象徵意涵。但我覺得民進黨是沒有立場去抨擊的,因為他們與他們的支持者所用的辭彙,其攻擊性之強、歧視之深,和郭冠英比,猶有過之。激進的台獨份子愛用「中國豬」、「支那豬」之類的辭彙去攻擊對岸的民眾、一九四九年以後來台的外省族群,或跟他們政治立場不同的人。

這種用詞正好顯示出台灣人即使有過錢淹腳目的富裕年代,文化涵養提升的卻很有限,我們仍然學不會如何尊重異己,斟酌用詞。從以前的「番人」、「番仔」,到最近出現的「外勞」、「外傭」、「外籍新娘」、「阿陸仔」等一般人時常掛在嘴上的用語,可以感覺到台灣人對於言語的敏感度甚低,慣常使用粗俗的辭彙稱呼非我族類,而且不以為忤。當面對需要強烈情緒的政治議題時,使用的辭彙就更加低俗野蠻,用以滿足自己的發洩。郭冠英事件最讓我驚駭的,是身為國家高階公務員,擁有相當的教育程度,仍然放縱自己在公領域(網路)用這種低俗的辭彙,並自我吹捧(無論是否帶有自嘲的意味)。我真不知道是八年來讓我們的該有的禮儀及自我約束都變得低落,還是從來我們就是如此,只有富裕的物質,沒有與之相襯的教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