酪梨壽司新文─那些老師沒有教我的事:轉寄信新聞學的奧義。原文請點這裡。(雖然酪梨壽司允許此文轉貼,但這篇很長,而我很懶)

酪梨壽司大概真的是嚇到了,一篇辦公室團購的文章在短短時間接連被電視及平面媒體抄襲挪用,成為他們賺錢的工具。讓我一次又一次的驚嘆台灣的新聞水準,而此次是他們做新聞的輕省隨便。

當然,這實在無甚意外,只是不停逼迫我們去面對不願面對的事實。任憑再多人不再看新聞,也改變不了新聞低落的狀況(而且,看的人還是看)。彷彿所有從事新聞媒體的從業人員,從打卡上班的第一天起,就把靈魂賣給魔鬼似的。若為生稿故,萬物皆可拋,真難為他們低落的能力還要肩負「第四權」的責任。

我以前就覺得台灣記者水準甚差,緬甸一文即為佐證,想來是媒體老闆以好使喚作為他的擇人依據吧。而如今則又能證明台灣記者不僅常識不足,而且懶惰之甚。雖說一直都不乏有網路內容變成新聞,但事主發難的實例並不多(說是不多,酪梨壽司也寫過不只一次了)。我很希望此事可以一直發酵,讓主流媒體不得不有所反應。畢竟像這種有損顏面的事情,相較於辦公室團購,他們必是寧死都不希望其他沒有上網的人知道此事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