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都在討論二二八,很煩。我們雖不能遺忘,但也不能拿他過度消費。苦難被過度渲染,就會麻木,就成了桑塔格說的「旁觀他人的痛苦」。

台灣理論上是華人地區裡除去威權和消解禁忌最徹底的。但在去除的同時,卻出現了奇怪的副作用:強烈而極端的受害者心理。將所有的錯誤都推給倒下的威權,憑恃著自己的政治正確,用迫害者的語言扮演被迫害者的角色。真正需要檢討和補償的對象,則消失無蹤。

如果說國民黨阻止民智發展,民進黨顯然青出於藍。國民黨面對經濟衰退幾乎無能,民進黨卻拿不出好的政策來爭取民意,反而糾纏在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上,不停證明自己其實是跳樑小丑。我們想去正視眼前的經濟危機,想多關心環境所遭受的破壞,都變得突兀而孤獨。我才恍然大悟,何以八年的時間讓台灣新聞愚蠢膚淺,不是有線台惡性競爭,不是壹周刊蘋果日報,而是供給新聞的前執政黨,本來就低賤無比。即便如今敗落下來了,他們仍然發散著強烈的臭味,吸引一群逐臭之夫。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