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網頁

在討論「台灣水彩畫」之前,我們必須思考一件事情:以當代藝術發展的狀況,我們還適合以媒材作為分類的依據去策畫一個展覽嗎?

這是台灣藝術在發展的時候最為弔詭的情形:我們的學院教育以媒材分類來教導,所有學校的美術系都分作「西畫」及「國畫」,有時還加上「雕塑」、「版畫」、「複合媒材」之類。然而當代藝術的發展早就脫離這些素材分類的侷限,許多學生也不太在意這種表面的分類方式,許多人明明是「西畫」組,卻在做裝置藝術、行動藝術、多媒體藝術,很多任教的師資本身可能也不太符合媒材分類的基準。顯見這種媒材分類的教學模式已然離台灣當代藝術甚為遙遠,還會出現如師大這樣的教學體系,攀附在僵化的教育體制當中,把過氣的繪畫模式當作是「學院訓練」緊抱不放。但奇怪的是,台灣的展覽似乎比較迎合這種食古不化的心理,仍不乏有這種以媒材為取捨的展覽模式。究竟限制某種媒材來挑選作品的展覽,可以有多少代表性,頗讓我質疑。

很顯然地,國美館以一種極其保守的眼光來看待台灣水彩的發展,整個展覽的作品帶給我的感覺就是「停滯不前」。台灣水彩沒有突破、沒有發展,象徵台灣頑固、守舊、過氣的審美趣味,而國立台灣美術館替其作了個「集大成」。

水彩畫在台灣有著特殊的地位,因為最先引入西畫教育的日籍畫家石川欽一郎是一位水彩畫家。但對台灣美術史而言,與其稱他是「水彩畫家」,我們其實更常使用的概念是「西(洋)畫家」。水彩之於台灣美術史,導入西方影響的背後一遠比素材本身來得重要得多。畢竟寬鬆而論,整個東北亞的著色畫都是「水彩」範疇,而水彩畫的重要性,在於水彩畫帶入西方的繪畫技巧和構圖方式,而非媒材的特殊性。

因此,與其將台灣自殖民時期至今日的水彩畫蒐羅成展,不如去探討自石川欽一郎以來台灣美術受西方影響的狀態與其發展,不啻更有意義。只將相同媒材的作品放在一起,硬是想要從其中連出一條脈絡,實在是太輕率、太粗糙的論述手法。以今日台灣藝術發展的腳步,我們實不應再用這種角度去理解我們的美術史。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