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正勝大概是我除了陳水扁以外,罵最多次的政治人物。這樣說有些不敬,但若他兒子都不甩他這個老子了,那我們外人,又何必把他放在眼裡呢?

我原本對杜正勝最近的作為不太知悉,什麼「三隻小豬」正在沸沸騰騰之時,我才剛剛脫離報告地獄,也沒有看新聞,親友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一頭霧水。後來部長一家事情不斷,回到台中之後,又來一個高中教科書改版文字的事件,這次我就有看電視了,「新仇舊恨」,剛好一次出清。

其實電視新聞的記者多半跟著立委人云亦云,看似客觀,其實膚淺;有線台當中唯獨民視觀點比較鮮明,但不無挑動的意味,也很不好。有人說教科書是要提供客觀的看法,我絕不同意。本來國民教育的出現,就不是在教導人民客觀批判的眼光,教科書的內容既然經過國家的審查,就代表這是「官方說法」,是國家機器要建構人民觀點的重要媒介,這絕對不可能是客觀的。難道我們的公民課本裡,會叫學生質疑中華民國憲法的合理性嗎?果如此,政府的法統要如何維繫?國民意識要如何產生?

所以,對於某些字彙的變動,如「國父」僅寫「孫中山」、「起義」改成「起事」等,這完全是將台灣置外於「中華民國」的作法。對台獨份子而言,也許是再好不過,但這毋寧是另一種鴕鳥式的自我欺騙,把台灣在中華民國治下的歷史完全抹煞,把陳水扁繼承中華民國法統的事實視而不見。若不是中共把中華民國的名稱跟「一中」概念綁在一起,他們應當會很感謝台獨份子把中華民國「消滅」掉,台灣就真的成為他們理所當然「叛亂的一省」。

至於將「日據」改成「日治」,台獨份子所持的意見是:日本透過軍事手段合法取得台灣的治權,而非強行佔據,因此當用「治」字。我自己也認為「日據」有點太過,但「日治」又顯得太寬容,很容易忽略掉殖民統治的根本仍是攫取和剝削。我自己寫論文的時候,是用「日本殖民時期」,這也是日本人寫統治台灣那段時間的寫法。真的太冗長了,我還是選「日據」──總不能如此輕易放過日本。

說實在話,我並不是這麼介意國立編譯館去改掉字彙,當對岸那個「中國」在國際上愈來愈不可動搖之時,把「一片秋海棠」稱之為「我國」這種脫節的意識餘孽趁早結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我只覺得民進黨政府使用中華民國的法統,卻想要推翻中華民國正統性,有點想自取滅亡。他們腦筋混亂,我插不上手,只是可憐那些無辜的學生,一再成為大人玩弄政治的犧牲品。

說點題外話,當代藝術館的展覽「赤裸人」也有作品討論這個問題。希望大家可空可以看一下,快下檔了。(謎之聲:這是廣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