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菸害防治法上路,不知怎麼,媒體竟是以擾民的角度在看待這件事情,幾乎一面倒地對這麼政策大加批評。有些新聞還特別去問抽菸者,在鏡頭前大罵政府漠視抽菸的人權。於是台灣擁有全世界最突出的人權指標:貪污犯和抽菸的人。

也許是因為我從不抽菸,我們家族絕大部分的人也沒有抽菸的習慣,以致我非常不能理解,香菸之於人類究竟有何益處可言。我更不能理解何以抽菸的人會覺得別人理所當然要忍受二手煙,沾染到身上的菸味,甚至是室內空間遺留下來、揮之不去的菸臭味?只因為沒抽菸的人不是排放毒氣的一方?只因為沒抽菸的人不好意思對著菸槍開口:請你把菸熄掉?

自從台灣對抽菸者的限制愈來愈多,宣稱此舉「侵犯抽菸人權」的聲音也隨之增多。但顯然這些抗議之聲自知理虧,最後甚至連菸盒上的圖片也有所不滿。殊不知台灣絕大部分的舉措,都不過是拾他國之牙慧,就連菸盒上的恐怖圖片,也是學自泰國。而泰國是個禁制香菸更為嚴苛的國家,照這樣論點,泰國不就是極權獨裁的恐怖統治囉?相較之下,如今台灣居然還有要對目前法令放鬆的說法,究竟是國內抽菸族群惡勢力過於龐大,還是馬政府過於庸若無能?

而且那些心有不平罵罵咧咧的人都忘記了,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抽菸的人一直在忍受抽菸者吞雲吐霧,被薰得半死,身上沾染一身臭味,一同被連累也搞得心肺功能不好,之所以沒有抗議的原因,可能基於面子不好意思說出口,或朋友同事不好撕破臉,或生意所需不好得罪,但這決不代表不抽菸的人是毫不在乎,甚至甘之如飴,只是從來抽菸的人就不會去在乎不抽菸的人心裡做何感想。抽菸的人在拿菸要點之前會詢問對方「你介不介意我抽根菸」,還是最近幾年才有比較多人會有的禮貌,還要看抽菸的人有沒有那樣的教養。在此之前,不對著別人的臉吐煙已經算是很客氣的,更不要說那種會一直不停請菸的「兄弟」,還會語帶要脅說「沒呷就是不給林北面子」。台灣的不菸族,被這樣莫名奇妙的對待何其長久,沒見過有任何抽菸的人有什麼檢討之語,只在政府一步步限制抽菸範圍、提高菸品價錢時,在媒體鏡頭前叫叫嚷嚷,不要他戕害別人倒像是害了他似的。

說實在話,我雖不抽菸,但不是一個對菸味敏感的人(KTV包廂那種恐怖的狀態例外),也不會介意別人在我面前抽菸。但我很討厭那種什麼侵犯抽菸者權利之類的言論,好像別人都活該欠他的,他的權力才是台灣應該立法保護的嘴臉。而且我發現台灣周邊國家,大概只有大陸的限制比台灣鬆,價格也比台灣便宜,以此理去推,那些個心有不滿的癮君子,下一步是否就是謀求「抽菸者的權益」而投奔對岸呢?

其他禁菸文章:
彭蕙仙
我的京華「菸」雲

全站熱搜

jysn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