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曾在一篇書評中提到文中的內容,很適合做為我們使用消費券的參考。今天(一月十三日)吃飯看新聞的時候,就看到台聯黨出來呼籲大家用消費券買國產品,才能增加消費券使用的邊際效益。

每每到經濟低迷的時期,這種愛用國貨的聲明就會順勢而起,雖然總會有種夾帶民族意識的隱憂,但卻不得不承認,真要活絡經濟,錢的流向的確要斤斤計較。經濟危機始作俑者的美國也有人在檢討自己國家的花錢流向,如石油大亨T. Boone Pickens鼓吹替代能源來取代火力發電及交通所需的化石燃料,與其說是環保,其實是有感美國人向中東人買太多油了,讓美國從世界賺來的錢,轉手又交給中東產油國家,對美國的經濟復甦是莫大的阻力。既然美國人無法說服自己的國民從此不要開車出門,至少要設法少把錢往其他國家送。

而且,在環境意識的抬頭之下,全球化的貿易及服務,更顯得無比罪惡。此時在地製造的產品,無論是就挽救經濟或保護地球的角度,都顯得極為政治正確。我在購買物品的時候,也開始有意識地去挑生產地,哪怕是跨國公司品牌,只要製造地是台灣(通常他們都避免寫出「台灣製造」,而是直接寫出台灣生產的工廠),都會有著「裨益台灣」的麻醉心理。更不要說去一般市場買菜,或買路邊攤的水煎包鹽酥雞之類,那更是實實在在的「活絡」之舉,遠比百貨公司買奢侈品或大賣場買進口食物來得有效得多。

所以,台聯的呼籲實非偏激民族意識的激情演出,雖然我還是不免懷疑他們隱而未言的潛台詞是「拒買中國黑心貨」。當然,不只中國,其他國家製造的東西,只要不是台灣的企業,都對提振台灣經濟用處不大,所以買法國義大利的設計師精品自然無法對台灣有任何幫忙,還不如請一位師傅替自己做衣服。或是直接購買「服務」,比如上館子、唱歌、推拿按摩、旅遊住宿、坐計程車,乃至於拿衣服送洗,這種消費也是活絡經濟的良方。如陳文茜對法國面對經濟衝擊的情形有感而發,巴黎人對於生活品質上的堅持,竟成為抵抗蕭條的一種方式,不啻有些意外。而所謂的「豪奢」或「品味」,對比紐約及巴黎,在經濟衝擊的淘洗之下,亦漸漸清晰起來。

雖然台灣也受到美國意識的影響,輿論動不動就以為台灣快要步入末日。但台灣也歷經了192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也碰到二次大戰美國轟炸與物資匱乏,仍能走到今日。恕我很帶意識型態的說,過去八年有一位不斷扯台灣經濟後腿的總統,我們尚且走了過來,又有什麼理由不相信台灣這一次走不過去?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