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近代美術發展,由於日本殖民的歷史背景,受到日本近代美術極大的影響。如西畫、東洋畫、雕刻等類別,均是經由日本的引介,甚至是日本自身美術背景的直接影響。不過,台灣近代美術的研究發展,一直以來都侷限在對於台灣日本殖民時期的藝術家作個人傳記或個人作品的風格分析,雖然累積了相當程度的成果,但就與當時的殖民母國日本,以及其他殖民地之間的關係,比如朝鮮半島,缺乏橫向的連結與比較。如此的發展方向容易產生侷限而窄化。未來的台灣美術史,特別是殖民時期的美術史研究,若要能進一步的廣化與深化,必然要與當時的日本近代美術,朝鮮近代美術,以至於與當時日本關係密切的偽滿州國的藝術概況等,就當時藝術家的學習培養、風格傳承、時代趨勢上跨地域的影響發展,建構出一宏觀而脈絡清晰的近代美術史觀。

然而,以目前的學術資源,要能夠構建出此一史觀,卻有其困難之處。單就圖書資源而言,國內目前就日本近代美術史相關的資料與圖版相當有限,讓有心對此進行研究的人士,無法獲致充足的資訊,也無法對日本當地學術研究的進展和成果有著較為全面的認知,在問題意識或認知層面上,不容易達到學術層級的高度。更不要說對於當時朝鮮半島的殖民時期美術、偽滿時代的藝術發展有所了解或研究。因此,對於日本近代美術,以及當時日本所影響地區的美術發展,是深化台灣近代美術研究非常重要的背景,因而於此相關的學者著述、專文、學術期刊、畫家傳記、畫冊圖冊等,是現在台灣亟需補足的。而前不久甫落幕的張啟華先生紀念暨第六屆亞洲藝術學會台北年會學術研討會,更揭示出台灣近代美術史需要跨地域、跨文化的研究發展方向。有鑒於此,相關研究資料的補足,對於台灣美術史能夠從一區域的地方美術史研究,轉而為具有國際高度與重要性的重要議題,實是非常重要的。

本校美術學院,雖然一向以藝術創作為主,但自藝術史研究所成立以來,歷屆畢業校友亦不乏有關於台灣近代美術的論著,比如邱琳婷的《1927年「台展」研究─以《台灣日日新報》前後資料為主》(1997)、方瓊華的《「美術」概念的形成─以日治時期臺灣美術展覽活動為中心》(2001)、許宜如的《日治時期臺灣水彩畫之研究─以藍蔭鼎為中心》(2003)、王儷芬的《鄭善禧藝術研究》(2005)等。大學部美術史組亦有相當多關於近代台灣美術的學士論文,如江如海的《李梅樹繪畫研究》(1993)、溫淑婷的《黃土水雕塑風格初探》(1996)、廖秀芳的《日治時期台灣西畫風格與思想之探討》(1998)、劉泰毅的《藍蔭鼎研究》(1999)、林如意的《台灣漫畫中的人物形象》(2000)、蔡惠琦的《「台展」西洋畫部中的女性題材作品研究》(2002)、鄧祥彬的《從日治時代的台灣繪畫看台灣女性的服飾(1895-1945)》(2004)、李孟學的《揮灑斑斕的膠彩導師—林之助》(2006)、黃新甯的《林覺繪畫的研究》(2007)、余彩屏的《台灣日治時期樣式建築象徵意義的探討─以總督官邸為例》(2007)、劉逸祈的《1895-1945年日治時期老明信片探討》(2007)等等,雖然在學術價值上不見得非常的突出,但相較於一般美術學系出生的學生,大學終其四年無法對台灣美術史有著基本的認識,只熟悉歐洲近代美術的流派及主要畫家,毋寧在發展的基礎上更為穩固,也更適於對台灣美術史進行更具深度與廣度的探討及發現。

在此一基礎下,本學院對於近代台灣與東北亞關係美術史就未來發展方向上,首要之處在於啟發學生對於此一領域的關心與興趣,因此會延聘師資,開設與此相關的課程,讓學生經由系統的學習,可以獲致一定程度的理解,並且能夠引起對此一議題的興趣,讓學生可以就此一方向繼續發展,輔以校內所增加的學術資源,成為未來國內研究相關議題的培育環境。而為要增加學生的學習程度,在其他的能力掌握,比如外國語言的能力上,亦希望可以協調校內既有的學習資源,從中加以協助,讓學生可以透過自己的能力去吸收第一手的資訊,並且可以有相當的掌握理解外國的學術成果,使國內外的學術研究不致產生太大的落差。其次,為了讓更多學生有以此一方向為未來撰寫論文或研究進向的可能性,提供相關的獎學金,或是補助學生赴國外蒐集資料或田野調查,讓學生有更多資源可以運用,發掘出更多之前所未見的新知,使學術研究的深度可以增加,應為一可行的辦法。而學校部分,對於未來學術研究成果,公開出版發行,讓更多人能夠接觸到這一議題,讓多元的角度可以被社會所注意,並進一步在國際上發聲,對於學校本身,或是台灣社會,應亦是非常具有正面效益的。

而美術學院具體的成果展現,亦如前面所述,透過補助讓學生可以從事有關近代台灣與東北亞關係美術史的研究,有具體的論文成果。以及出版學術論述,對學術界,乃至於國際的學術領域,有一個發聲的園地,比如台灣最早的藝術史專論學術期刊《藝術學》,以及美術學院所出版的《美術學報》等,或者是近代台灣美術史專書的出版等。再者可以透過舉辦研討會的方式,藉由各地學者所累積出的學術成果,成為台灣美術史發展的推進力。除學術領域之外,亦可以協調關渡美術館舉辦近代台灣美術等相關展覽,更可以進一步自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等地商借近代美術作品來台展覽,出版相關圖錄及研究論述等,一方面解決研究者無法親炙美術原作的遺憾,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台灣社會大眾共饗,增加藝術欣賞的視野與高度。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