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國民黨執政之後,我就一直想著要來監督國民黨的施政。但每每看到電視新聞上民進黨立委批評的口吻,心中的成見總會先讓我去厭惡他們的言辭,覺得他們是嘴皮耍盡、臉皮拋盡,空空的大腦只帶了張嘴巴來問政,翻來覆去也只會抹紅再抹紅,提出來的政見幼稚地彷彿不曾執政過,空有嘴皮也拙劣地像現下的新聞主播,連字句鏗鏘也沒有。好險他們是在野黨,為反對而反對是他們的天職,否則的話,我真不知他們還有什麼值得留存在世上的理由。

回到台中鎮日與電視為伍,廿四小時不停轟炸的新聞忽地讓台灣又成煉獄,比油價上漲更令我想去跳海。但我終究是個懶惰的人,除了轉去HBO看重播第十次的《戀愛沒有假期》,我也不會去積極變成「國際人」還是什麼。至少就美感論,重複看著凱特溫斯雷或裘德洛一定比重複看著邱議瑩或邱毅要來得賞心悅目得多。我只能盡量讓我的眼睛不要接觸過多的醜陋。

切掉電視機的真實生活,醜陋是一種近乎滿溢的狀態充斥在我的四周。比如我家對面那座公園,已經成為用水泥做成的巨大醜陋大怪獸。改變前的公園雖然也不見得美,但好歹裡頭有廿餘年的老樹,好歹有點綠蔭。如今的公園沒有比較美,也不見得比較「開放」,更看不出來較易於管理。像是花了幾千萬去鋤掉老樹,灌進水泥,再在上面種上註定枯死的草皮,然後就是一個變成亂葬崗的過程。當然,當公園「亂葬崗」化到一個程度,也許寧靜的社區會出現一塊頗有「野趣」的所在,甚或出現蛇之類的動物,讓附近居民忘記此處曾經得花去他們繳納幾千萬元的納稅錢,忘記當年簇新的醜模樣。

這或許可以解釋,何以最近回台中,總會帶著莫名的怒氣。當一個比台北還要糟糕的狀態是這麼真實呈現在眼前時,想獲致平靜,恐怕也很困難。台中稱呼無論如何改變,氣候宜人一點總讓人無法否認。台中市政府如此長期積極地糟蹋這塊佳良地,比起台北市政府之於台北市,更是罪孽深重到無可復加。以前爭取古根漢來台中,我尚且看到市長推銷台中到全世界的企圖心;如今在台中各處蓋這些風格近似,醜陋也近似的公共建設,只會讓我想到市府和議員包工程分贓。

這讓我害怕起上路月餘的新政府。如今新政府雖迭遭批評,炮火隆隆,但此時還有衝勁,從未上任的博鰲論壇,到即將發生的直航,兩岸至少有正向的進展。但到執政尾聲,一切不好的舊習恐怕又再度復發,搞不好還會連民進黨沆瀣一氣,自以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端出舊官僚的架子,一如國民黨執政的台中市,初初看似生氣蓬勃,如今只剩金玉在外。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