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寫網誌,準備領死吧我!

年年跨年年年過,但我很難有什麼心得可言。對一個生日在元旦的人而言,過生日的心情遠大於一年新始的悸動,那種人漸老大的感覺完全被生日給襲奪。而且當慣了學生,我的分年標準其實是學年,也就是說,九月新學期迄今,也不過才過了三分之一,我還有三分之二要過。

到了台北之後,我對新年就變得甚是淡漠,這一方面是現實的學業問題,元旦恰巧落在期末(如同現在這樣),想到眼前一堆報告寫不完、作業做不完,考試考不停,當然沒有回家生日的心情。另一方面,從來我的生日就過得頗為簡單,望著大蛋糕齊聲歡唱生日快樂的方式,在我的記憶中大概一隻手就數完了吧,不過我也沒過過那麼多次生日就是了。於是乎,我對元旦沒有太大感覺,也很不愛去參加大型晚會在那裡大聲倒數,然後被夾在人潮中「隨波逐流」。對我而言,春節才有過年的感覺,即使年味愈發淡薄,至少大家都放了幾天很疲累的假。

所以,與其寫年終之感,不如寫過生日之感,反正這兩者都可以引來歲月老逝的感慨。我若喊老顯然太不識相,巴斯一席「三十而立」的回顧感言讓我驚覺實在沒有資格「天涼好個秋」,不過近來發現電視上那些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出生年已然下降到民國七十五年到七十七年,我甚至看過有民國八十年出生的。我若說自己青春,恐怕會引起另一群人的恥笑吧。

又到年終,正格要緊事是把期末報告寫出來,就當我的新年願望吧,生日願望另計,感謝主。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