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都要過完了,冬天還沒有來。

上個月有那麼幾天,氣溫降了幾度,我以為冬天終於來了,穿上套頭長袖和薄毛衣出門,發現太陽依然曬得出汗。微微降低的氣溫,只是虛晃一招。今天早上起來,從陽台望去,觀音山麓披著黃色熠熠的陽光,涼爽的和風徐徐吹來,仿若初秋。說實在話,我有點害怕。

我是怕冷的人,其實並不愛冬天。以前國中高中得早上六點起床,天才微微亮,寒流來襲的時候,台中凌晨的溫度恐怕只有五、六度。無論多冷,我也只能掙扎離開溫暖的被窩,用冰冷的自來水盥洗。什麼叫「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我再清楚不過。

但這幾年氣候異常,非澇即旱,本以為是什麼「聖嬰現象」,後來又多了一個「反聖嬰現象」,正來反去,人類遲遲不願承認氣候只會一直異常下去。回到以前正常的氣候,居然變得可遇不可求,「風調雨順」的古舊祈願,成為世紀初的人類最實際的企盼。我對舒適的天氣感到害怕,無非就是因為這實在太反常了,反常到我巴不得用綠樹填滿這座島嶼,希望可以稍稍彌補我們加諸在這塊土地上的重罪。

熠熠金黃的觀音山,煦煦微風,竹林沙沙,眼前一派風和日麗的情景,反而像恐怖片一開頭的悠閒氣氛。或者是,迴光返照?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