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在處裡自己的學分問題,有感自己在這間學校求學,實在懶散得很。若是能順利畢業,真是非常萬幸。

我看到落雲亭轉錄原本發表在BBS板上的畢篇討論台美高等教育的文章,心中感觸極深。這篇文章在之前大學學費問題輿論正盛的時候,我即看過,本想寫些什麼,後來卻忘了。如今又看,感受又深一層。然而我想此文並無法讓主張台灣高等學教育應該低學費的社團信服,因為世界上讓國民接受免費或低廉高等教育的國家也不少,美國本身也有社會制度來因應大學高學費的問題。無論是政府補助或人民支付,總是全國國民的錢,有很大的技術面上,還是中央財政的問題。

與其討論學生是否需增加學費負擔,不如去理解現下產生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現在台灣高等教育所碰到的難題,在於富人及窮人支付的代價和享受到的資源不均等。照理資源若按照金錢多寡分配,富人用較多金錢換取較多資源,而窮人用較少金錢換取較少資源。然而現在的狀況是,富人容易用較低的學費進入政府補助多、資源豐富的公立大學,窮人卻常得支付較多金錢,進入政府補助和資源都不若公立大學豐富的私立大學。為什麼富人的子女較容易進入公立大學?因為他們比窮人子女更輕易可以用補習等額外加強的方法,讓他們的程度提高。換言之,實際上富人付出的代價並沒有比較少,但這些代價卻無法進去正規的教育體系裡,加強高等教育的程度和可運用的資源。如此巨大的缺口勢必要先行修補,才能對學生要求他們所負擔的學費和相對能獲得的資源。

對教育部而言,推動教改的其中一個目標即是要去填補這個缺口,減少學生補習的比重。從這幾年的作為看下來,廣設大學、降低進入大學的門檻成為解決的主要方法。但如今檢視,這個方法不啻是非常失敗的,因為補習的現象愈來愈旺,而不公平的資源分配亦愈加明顯。

如此即可接到文章中另一個重要的核心──學生的求學態度。對大學生而言,高中兢兢業業,大學輕輕鬆鬆,早就是一個常態。我們對大學一直停留在文憑的價值,而非真正研究作學問的地方,如斯心態老早就有,只是以前升學率低,能上大學的程度都是數一數二,大抵學生都有些自我期許,還肯自發性的唸書,就算矇混過四年,也還能有相當水準。如今升學率大幅提高,無論好壞都上了大學,但大學生活依然輕鬆,大學生的水平自然下降。入學率高不盡然是壞事,然台灣的大學畢業率也高,縱然程度不變,數量也拉低大學文憑在社會的價值。所以就這一點來說,台灣的大學是應該要嚴格要求學生在課業上所付出的心力,對學生課堂上的表現以及退學的標準應該從嚴;老師也必須肩負起篩選學生程度的責任,才能夠在不改變如今高升學率的狀態下,達到提升大學生程度的效果。

我相信先鞭策大學生在課業上的表現,讓他們可以真正從大學時期開始即從事專業的學術研究,以此解消大學聯考帶給高中生的壓力,勢必更加有效。高中生之所以汲汲營營要考上好大學,無非就是混張方便找工作的文憑,有幾人考上台大是真心誠意要往他所選擇的專業科目從事更深入的發展呢?如果教育部可以讓畢業的大學生程度普遍提高,並且讓高中生認知到,考上排名愈前面的大學,若要順利畢業,要付出的心力和時間將會是現在拼聯考的數倍以上,學生自然也就不會如此拼命要念排名前面的大學,卻選了自己不愛念的科系──畢竟要花準備聯考數倍精神念四年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挺痛苦的──而要督促大學生的課業表現,最首要的對象必定是授課的老師。雖說上課嚴厲、當人凶狠的老師是每個學生心中的惡魔,但那卻是讓大學生程度提升不得不存在的天使。從修課或畢業的困難增加學生珍惜學校資源或者是用功的程度,應該會比只就功利觀點看待學分和學校資源更為正面罷。

另一方面,文章所提及學校資源的部分。台灣的大學師生一起虛擲教育資源,是不爭的事實。但就學校本身處理資源方面,也頗有問題。如華碩捐給台大文學院五‧四億的款項,台大的作為是拆掉舊樓蓋新樓,引起諸多反彈。大學究竟是一個可以兼能學習學術專業及浸淫歷史沉澱下來的涵養之所,還是只是「訓練有素的狗」的訓練場?如果台灣大學想要妥善運用這筆捐款來提升大學的學術地位或國際知名度,興建大樓肯定不是最好的辦法。我還沒見過國際上有哪所知名大學僅以硬體建設就可以享有學術領域的崇高地位,人文素養更非僅以一棟新大樓就能重振,遑論「五四精神」。台灣的大學,特別是夙有聲望,時常能爭取到許多捐款的知名大學,在運用這些資源時,卻時常讓師生感到不以為然。至少就我的學校而言,「把錢花在不該花的地方」幾乎是大部分的學生的既定印象。好像「大學卓越計畫」,政府給了大把銀子,要大學可以達到國際水準。問題是學校作了什麼?每個學院辦演講、辦學術發表會、大批採購器具耗材,實際的教學效益讓學生存疑,但評鑑報告中卻可以寫得非常好看,一篇篇華而不實的文字掩蓋真實的狀態。教育部不知道怎麼用錢,底下的人胡亂揮霍,做做門面。珍貴的高等教育資源,就這樣蒸發掉了。

誠然,懶散如我,實在無甚資格批評這個制度,我若真的孜孜矻矻於學業,也就不會出現這成堆的文章。說起來,學術資源的浪費,我也難辭其咎。美國大學之所以成為許多人心目中的標竿,不是沒有道理的,中建言,也是作為台灣學生的深切警惕。我自己覺得,長久以來被動的填鴨式教學,無形中加強我散漫的習性:既然事事樣樣都有人督促,自己何煩費心乎?但在大學,此法顯然行不通。制度和人相互影響,終成一個牢不可分的共生體,如要作改革,勢必要牽動一些最根柢的思維。人心才是面對教育問題時,最需著力的關鍵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