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寫大字,突然出現神來一門,趕快拍照存證。


因為要把我製造出來的「廢紙」消耗掉,我只好死命寫文章。

我仍勉力保持「先寫字,再打字」的方式,即便我處理論文已經完全用電腦,但在寫「雜文」的時候,我還是盡量先寫在紙上,再打到電腦。我對紙不甚挑剔,有張空白紙寫即可,不似一些寫作大家得特地買某某牌子的稿紙才寫得下手。但筆我就有講究,這種講究無關筆的優劣,只是習慣問題。我總好用飛龍牌的鋼珠筆,這款筆我從小學校學五年級初初離開「鉛筆生涯」時,就已然是我的最愛,迄今不曾動搖。我身旁的其他人多數喜歡百樂的極細鋼珠筆或三菱岀的uni鋼珠筆,甚少人像我一樣鍾情飛龍此款筆。我也用過其他兩種,百樂的極細鋼珠筆相當好寫,但因為筆尖過細,非常不耐摔,像我這種愛轉筆卻轉得很爛的人,這種筆下場泰半十分悽涼。再者,百樂筆的價格偏高,連補充筆芯也貴,它的藍色墨水顏色我也不喜歡,過於藍綠,不過我倒是挺喜歡其綠色墨水的顏色。

三菱的uni鋼珠筆,在價格上與飛龍牌相近,但我也不喜歡它的藍色墨水,而且uni系列的筆寫起來阻力頗大,與我寫字的節奏不合。我亦不愛寫起來過於滑順的筆,有種不受控制的危機感,飛龍牌的算是穠纖合度。然而最近要尋找飛龍牌此筆竟頗不易,連筆芯都不好找了。原來原子筆也有流行週期,只怕一不小心,手中握的即是「絕筆」了。

網路時代,還談用筆,不免顯得保守迂腐,守舊的心態大抵不下拿著小狼毫寫蠅頭小楷的老人。就連老師也承認自己已經習慣打字,有時要寫幾個字,竟想不起來怎麼寫,更別說許多隨電腦功能一起成長的世代,打字比寫字還要天經地義,幾個手寫字倒希罕的很。我猶記得小學國中的時候,大家仍對筆相當重視,特別是國中時期,好幾個日本品牌推出各式各樣的鋼珠筆,顏色和款式都多不勝數,筆盒裡有五、六種顏色的筆是常有的事情,有時買來還不見得真的在用,只是新鮮好玩買的。花花綠綠的課本筆記更能突顯平日上課之認真──縱使如斯認真不一定能反映在考試的成績之上。

除了筆,學生對其他文具自亦非常重視。像不可或缺的修正液,後來「進化成」修正帶。早期修正帶大大笨笨的,攜帶不太方便,許多人為了遷就修正帶的大小改用很大的筆袋,放在狹小的課桌上頗佔空間。後來修正液與修正袋愈改愈修長,方便放入筆盒之中,幾乎與筆無異,也是一種造型上的進步。

古代士人對日日要用的文房四寶特別講究,筆、墨、紙、硯,旁及一些輔助用具,不僅用料上乘,而且極為工巧,遂使寫字變得非常享受。蓋以前寫字必須特地預留一方桌面,放上宣紙,再注水於硯台之中,用墨條磨墨,等墨色夠濃了,才得以蘸墨而就。花在寫字上頭的時間既如此多,自然肯多用心思在這些器具上。這種情趣,今日早不復見,別說是對著螢幕打鍵盤這種毫無閒情韻致的行為,就是拿著一支原子筆在紙上寫字,也沒有以前好以整暇的心情。台灣人也不太重視文具的質感,像日本還會出版專門介紹文具的書籍,台灣有關這類的介紹,僅會零星出現在時尚雜誌裡。當然所介紹的文句都是昂貴的名牌,炫耀成分遠高於好用與否。所幸台灣的文具還算多采多姿,品項之多,也足以稱洋洋大觀,為要滿足愛嘗鮮求變的學生族群,也不得不如此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