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追隨鈞座多年,十五年來多所學習,並蒙知遇不棄,職感念在心。職才淺識陋,雖戒慎兢業,實已身心俱疲,原擬二○○四年大選之後,不論結果,即應求去。詎料選後政局動盪,個人進退不值一顧,職仍堅守崗位,以盡棉薄。惟職之相關工作複雜難為,包袱日重,內心壓力,有增無減,實難言喻,職雖盡心竭力,承蒙各方包容,仍有諸多缺憾。」

這麼文謅謅的內容,是出於何人之手?答案是馬永成的辭職信。我不是要說馬永成陷入弊案如何如何,只是對這封辭職信興味甚濃。之前為了國文刪減古文比重,支持者和反對者吵了好一段時日。然而看著馬永成和林錦昌的辭職信,不得不說文言文還是有好用的地方,特別是寫一些空洞無文、虛與委蛇的應付文章時,文言文就成了粉飾門面的最佳幫手。

從這小小地方,也可以看出陳水扁政府雖稱自己為「新」,其實從頭到尾都還是舊東西,連區區一紙辭職信函都不能例外。就是那個想把古文比重降低的教育部長杜正勝,逢年過節送的賀卡也是一概用文言文,還是做作得很過分的那種。馬永成是篇辭職信,縱是別人抓刀,也真是八股得可以了。這個換湯不換藥的政權,都做了六年,大家才好不容易有一點點覺悟,原來除了臉孔不一樣以外,其他作奸犯科的骯髒事情,一樣也沒少過。

這讓我想到最近看到一個綠油油部落格寫的一篇「支持總統」文章──我實在是有點自虐傾向,喜歡看一些立場跟我迥然相異的網誌文章,但恕我無法附上連結,因為我不想被他們逆向搜尋到,進而遭遇到無故騷擾──文章隻句不提陳水扁家族身陷的貪污事件,只一味把他捧成台灣民主唯一的表徵,寫出諸如「我們的母親台灣第一次懷著民主的身孕,難道我們要在風暴中,難產而死嗎?」一類讓我傻眼的內容。如果要先保全一個人才能夠保全民主,那種「民主」一定大有問題。民主彷彿不是制度,而成了一則神話、一項光環。我尤其討厭他們把「陳水扁」跟「台灣」擺在一起,請問陳水扁是字「台灣」嗎?沒有陳水扁台灣就沉了嗎?他們說國親是用文革手段攻擊陳水扁,但擁扁的人也同樣在用文革的方式把陳水扁拱成如毛澤東一般的「世界偉人」,兩相對照,竟有些荒謬性。

那些靠陳水扁工作吃飯的人挺陳水扁,我還覺得情有可原。至於傻傻笨笨替陳水扁說話還撈不到好處的人,我就覺得他們愚蠢至極。但我不想浪費精神去琢磨這些事情,我已經很煩了,沒必要把自己搞得更痛苦。我只是看很久了,受不了稍稍發洩一下。我真心希望陳水扁下台永別,這樣我就是延畢上不了研究所也甘願。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