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九年,是很奇特的一年。

我第一次理解「年」的概念,是在一九八九年,所以我習慣會把一九八九年以後視為「新」,以前的視為「舊」,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我也是在那一年,透過「六四」,第一次從電視裡看到了「中國大陸」。對我這個年次的人,大中國的圖騰尚未遠離,大台灣的情懷已悄悄萌芽,我當時的年紀當然不足以去意識到什麼「中國」還是「台灣」的,但天安門事件,卻不幸地成為我對神州大陸的第一個景象。

那真是巨大的反差。當時的台灣對比正在進行彈壓的大陸,簡直興盛蓬勃到無以復加。很多人都覺得現在的大陸像當年的台灣,可是他們還是少了一點民主自由的氣息,徹頭徹尾的自主,不僅是經濟上的,更是政治上的。雖然民主的形式尚未來到,然而強人方逝,蟄伏在許多政治運動者的理想和企盼正在伺機而動,尤其跟當時的大陸相比,更顯得可貴。我猶記得三台的電視新聞都有報導天安門事件的畫面,家裡人都煞有其事地坐在電視機旁看著轉播。我講「煞有其事」,是指我而言,我想當時的我是沒有感覺的。畫面中的情景,是在許多年之後,我才透過書籍及紀錄片知道。

現在要去回憶當時的狀況,對一個連九九乘法都背不太出來的小孩子來說,實在太過困難。我之所以還要很勉強寫出來,只是覺得自己有如斯義務。對中國人而言,自由民主似乎是可有可無的,只要中國變強變富,全世界都不敢輕忽,誰還會在乎中國封鎖多少網站、箝制多少資訊、抓的多少異議份子?身為一個曾經被稱作住在「自由地區」的「中國人」,我總認為,華人地區所作的任何爭取自由民主的行動,都應該要在台灣慎重其事的紀念。台灣人真的需要時時去觀看當初爭取的不易,才可以知道當政治由著檯面人物攪擾汙臭,對我們是多大的戕害。虐政是需要激烈的手段去推翻的,以前如此,現在也如此。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