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想趁著五四寫篇文章,寫著寫著五四就過了,挺惆悵。想到不久後是母親節,寫篇跟母親有關的文章,以玆紀念,似乎也不錯。

自己總覺得跟家裡人的關係不很親近,我本以為這是家庭教育的緣故,但不可否認,自己的性格相當程度構成現在的態勢。我很羨慕那些和自己家人非常親密的人,因為我知道自己永不可能享受到如斯的人生。

對於母親,我是存有怨懟的。小時候的事情我不去記憶,並不等於我沒有記憶。但逝者已矣,我也樂於把這些事情當作不存在。只是這些事情留下了一個後遺症:在某些情況下,我的情緒會變得難以控制;有時候僅僅只是在想事情,回憶或是預想什麼的,就會讓自己陷入極端的低潮。

在要寫這篇文章時,我有想過要寫些什麼內容。最近腦袋空空如也,寫出來的東西亂七八糟,不受控制,足證學術研究只會讓頭腦變笨,而不是變聰明。我想到高中上的〈蓼莪〉,老師說到「詩廢蓼莪」的典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師在上這篇文章時,一時激動流下眼淚。這首詩讀懂了,真的非常感人。我背過,但如今只能記得頭兩段。玆將全詩抄錄如下: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勞!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勞瘁!
缾之罄矣,維罍之恥。鮮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無父何怙?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榖,我獨何害。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榖,我獨不卒。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