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事情很多,很累,都提不起勁來寫網誌,頂多逛逛別人家,偶爾留個幾句。好容易想寫了,未料巴斯一篇特報,雪上加霜(自以為)。

星期五考完我們學校,用盡氣力,彷彿三魂七魄都被抽掉了,留下一股很厭世的氣味。不能想像還有口試的人,還得忍受六、日的折磨,拿著作品搬來搬去;老師在你面前指指點點,漫不經心講些要揣摩良久的謎語。但我的魂魄不可因此散去,相反地,還得應付之後瑣碎繁雜的口試事宜,一些我不願碰觸、新劃開的傷口,想像不能想像的未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