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忙於學校功課,旁及瑣事,外加賃處的有線電視已經終止續約,很難長時間接觸國內政治新聞,於是也罕再寫時事。最近太百案吵得極為熱鬧,但多數人,包括在其他政論節目裡討論是非的,都像是火災現場旁圍觀的人群,對事件本身無甚助益,我亦不想耗費心思。但我確信這事情極為精采,一定比三立台或民視那種閩南語連續劇來得好看很多,希望編劇可以認真做點功課,改天可以在三立看到什麼「太百風雲錄」還是「章家血淚史」什麼的,一定比《安隆風暴》厲害得多,搞不好還可以賣到國外,成為貪污詐欺的教科書。

我近來比較有興趣的,是連戰一行人到大陸訪問一事。重點不是連戰的出訪,而是獨派系統對連戰的全盤「抹紅」。總統府雖深陷太百案的泥淖,貪污中心儼然呼之欲出,但其他人圍剿連戰似乎絲毫不受影響。我家現在只剩下民視新聞台沒日沒夜在播新聞,我有時就好奇看一下。民視無法自外於連戰這則大新聞,既不能不處理,只好一直處理成負面的,除了記者價值觀取向明顯的內容外,講評人清一色民進黨與台聯的官員立委,一面倒說大陸和連戰的不是。其實這樣也還好,畢竟民視的取向是如此。但即便一直說大陸壞話,也不免要下「大陸觀光客來台帶來龐大商機」之類的標題。這種矛盾的心態,不知道在裡頭工作的人需要如何調適。

批評大陸對台新政策的政府官員,在我看來,毋寧是害怕真正開放後所帶來的實質好處,對民進黨支持度的衝擊。不過是連戰去一趟大陸,胡錦濤釋出了一點善意,台股立刻看俏,房市投資人信心滿滿,旅遊業者都滿心期盼。如此渴求大陸商機的台灣人,可以想見民進黨政府多麼恐慌。為了固守大概二十個百分點的深綠票源,他們錯失與新加坡簽訂FTA的契機,阻斷台商回來台灣投資的道路,虛耗在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名稱爭執上,再加上自己手腳不乾淨,到處惹腥羶,致使面臨到如斯的下場。若是台灣變成不得不靠大陸的施捨來提振經濟,也是民進黨一手促成矣。

至於網路上任意叫囂的,我只能說他們無知。無知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比如他們心中會自動把不利台灣的國際輿論刪除,只揀選看衰中國的資訊。一旦有人提出不一樣的看法,一律就是「唱衰台灣」。以前台灣人頗喜歡譏諷新加坡政府「報喜不報憂」的資料箝制,如今反而台灣人也有樣學樣起來。這類無知的人物往往讓原先還頗帶微詞的情況立即變成受害者角色,如中村夫婦的行徑本來還有些可議之處,奈何暴民一出,台灣立刻就變成蠻橫的施暴者。台灣大可以深度去討論中共的十五項對台措施對台灣的長遠影響,只是帽子一扣,萬事俱矣,真正的好與壞,早就不知道在哪兒了。這樣的人要來談「民主」,談「自由」,就好像希特勒談「和平」一樣,活脫脫是個悲劇。

也許「民主」、「自由」、「清廉」、「誠實」之類的信條,並不是泛綠民眾心中真正要的。他們大概只求民進黨上台便足矣,可能民進黨變成獨裁體制、一黨專政,都無所謂。因為「專制」、「箝制」、「貪腐」、「官商勾結」都是伴隨國民黨的「專業術語」,民進黨縱然做了跟國民黨一樣的事情,也用不到這些辭彙形容,至多是「關心」、「關切」、「導正」、「管理」而已。我前些日子看到三立新聞台重播吳淑珍兩千零四年接受訪問的畫面,頗大言不慚地說著「我沒有介入SOGO百貨的經營權啊,只不過他們買了跟我說一聲而已」。吳淑珍跟太百有什麼關係?為什麼這種事情需要跟她說?民進黨人及其支持者對此視若無覩,只在SOGO禮券上打轉,好像沒有禮券就沒事似的。很難想像這話若出在一九九六年曾文惠的口中,李登輝會被民進黨和新聞媒體罵得多慘,更不要講選上第一屆民選總統。國民黨過去黑金勾結嚴重,我以為民進黨至多就是並駕齊驅。區區太百即可以惹出如此多的風波,其他高捷、高鐵、ETC、陳由豪等案還不知凡幾。如今被被泛綠支持者罵到臭頭的國民黨黨產,搞不好還不及民進黨八年執政貪污的十分之一。

再啼下去就沒完沒了,暫時打住還是好的。都說不想耗費心思,結果還是浪費紙筆(真的有紙有筆,我可是有手稿的)。父親適才還打電話問我公費留考的事情,答案當然是來不及。他雖不致於認為台灣前途已窮途末路,但能讓孩子出去,他心裡面還是想的。這年頭,有能力可以出去的,誰還傻傻的待在這裡蹉跎呢?陳水扁不也送陳致中出去了嗎?「第一家庭」尚且如此,我們家又何嘗不然呢?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