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適合居住的台灣,需要什麼條件?

中村夫婦的新聞在媒體上不停喧囂,但鮮有一個節目或新聞時段認真的討論台灣的居住品質。我沒有長住過外國,無法比較台灣究竟有何優劣之處。但不能諱言,許多台灣民眾,對於自身居住的環境,總有著許多期許。無論是否滿意,好還要更好,理當是不變的通則。我也有過卑微的幻想,比如人行道上可以少點機車,行道樹可以少點修剪,老屋可以緩點拆。這實在是幻想,在官腔官調的拖沓敷衍下,只能發發夢。

但,台灣人對居住環境的不滿,除了政府公權力的部分外,也有相當程度針對同住在此地的其他人。爭先恐後的台灣人,用放肆的音量講電話的台灣人,闖紅燈蛇行的台灣人,亂吐檳榔汁的台灣人,諸此種種,既是洋溢活力,也是亂無章法,但總是某種程度招致厭惡,一個醜陋的面向。

之所以有感,並不在中村夫婦的新聞,而是最近的經歷。我在學校打工處幫忙照顧裡外植物,農曆年前買了數株天竺葵的小苗,移植到長花盆,擺放在人行道旁。開學之後,天竺葵長的極好,幾枝花梗已經陸續開花,一球球豔紅嬌白,是一隅難得的風景。但盛花開放的喜悅無法持續,花才開一週,花盆裡就有三棵天竺葵被偷,不到一個禮拜又被偷一次。我對此難過不已,不僅是因為被偷竊而難過,更是因為這間號稱藝術大學的殿堂,竟不能尊重珍惜別人辛苦照育的結果,反而自私將那美麗佔為己有,妄想不勞而獲。難怪台灣的藝術家多只能盲目抄襲國外藝術家的創意,連咀嚼消化的過程都不經歷,徒然成為二流的仿冒者。台灣這塊澆薄的土壤,承載不住真正有心耕耘的人,即便勉力留存,結果也非常苦澀。

台灣街邊狗屎多、垃圾多、亂停的機車尤其多。但這些表象,多靠清潔或拖吊大隊,也許還能維持一個局面。唯獨人心,就是峻罰嚴刑,也難以消除最深層的汙腐。當中村夫婦嫌棄滿街的狗大便和過多的機車時,我們要痛切檢討的,是台灣歪曲的人心。

另外看:捍衛一株血桐紀事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