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運璿走了,台灣曾引以為傲的經濟奇蹟,也隨之成為歷史上的陳跡。

孫運璿走了,朝野上下同聲悽悽,就是民進黨的堂上諸公,也不得不肯定這個外省人對台灣經濟做出的重大貢獻。許多人懷念他、感佩他,因為他無私奉獻的精神,台灣才有現在的經濟發展。他的離去,對台灣人民而言,是至大的損失。

但,為何我們總懷念戒嚴時期的行政官僚?何以如今的政治人物,無論藍綠,都沒有一個今日廣受愛戴,二十年後亦同感懷的典範?台灣的民主政治是怎麼了,它竟讓台灣每下愈況,台灣從政人士,亦一個比一個更面目可憎?

我不接受「極權好辦事」的說法。難道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時不極權嗎?何以他無法帶領中國人民走向經濟發達、民富財雄的社會?所以我一定相信,是公而忘私、戮力為國的精神,才能造就這一批後世稱之為「技術官僚」的國家棟樑,讓我們這一輩的人,迄今仍受孫運璿等人種下的德澤。陳水扁當了六年的總統,他有沒有什麼舉措,可以讓人都認為他在替台灣人做事,而且二十年以後,我們還能得其護蔭?也許他有,只是他種下的不是功績,而我們嘗到的,是惡果。

孫運璿不是完人,在政治上,他曾主張「就算戒嚴一百年都可以」(大意),他亦絕對是統一論者。但無論他的心在大陸,還是在台灣,他都替台灣尋求長遠的發展,沒有金主在背後遊說,沒有選舉勝負的利害,沒有家屬親戚瓜分利益。現下這些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就算像呂秀蓮一樣沒有貪錢的太座、沒有親近的財團,總還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一步一步算計。難道有民主政治,就一定會有這些弊病嗎?那何以鄰近的韓國,在朝野惡鬥、政治醜聞不斷的情況下,仍能制定明確的經濟政策,締造亮眼的成績?台灣前瞻的眼光,在「民主改革」之後,便嘎然而止。人才與民主,在台灣竟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我懷念孫運璿,遺憾自己未能生在那個官員有擔當、有理想、有風骨的時代。如今區區一個高速公路電子收費,都得動用到行政院院會報告、閣揆震怒。以古鑑今,實在不堪得很。我等小民的理想,只能在夙昔裡頭找了。

後記:

我一直在等,那些自詡為「獨派」,看「統派」很不爽的「愛台灣的人」,將會如何詆毀孫運璿。

速度很快。不過一天的時間,至少媒抗已經出現了〈對孫運璿的批判!〉(見圖),企圖破解「對KMT政權歌功頌德的奴性」。我也是其中一個「奴」罷,正如同他們也是台獨神話中的奴,各自擁抱自己的偏見,不肯須臾離去。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