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四月十六日新增

論文粗胚出來的後兩天(還沒磨),我相當勤快地把我住的房間進行徹底的搬動,把電腦桌跟衣櫃互換,形成一種「煥然一新」的局面。

但這個「煥然一新」代價極高,租屋客廳(大概三坪多一點)立刻被我的雜物堆滿,包括各式影印的資料、書籍、亂七八糟的小東西、雜誌附贈的海報(男性雜誌為什麼要送男明星海報?這是編輯的性向問題?)。我痛切領悟到,自己身邊多餘的資訊實在太多,弄到最後連可用的都變得看似無用,常一不小心就一起丟掉。

丟、丟、丟。對於像我這種人,這是整理的不二法門。因繼承家母愛資源回收的良好美德,很多東西我都不輕易丟棄,久而久之就變成雞肋。又我看展、聽音樂會或看戲時拿的導覽簡介及DM,常覺得這理當有紀念性或紀錄性的價值,可是由於我是「收無能」,那些資料就隨意放在房間各處角落,直到成為垃圾的一部分。要不就是好好收起來,然後再也不會有拿出來的一天;要不就是隨意亂放,但常常在眼前。我的房間即是因此而致混亂的。

我亦認為對於收納的用具,比如櫃子、資料夾、書架的不夠,是無法「完全收納」的重點。但問題來了,我既然不會收東西,怎麼會知道要買什麼來收?好像我的影印資料,一直到了二年級下學期,上課講義「如雪片般飛來」的當下,才意識到似乎要買一個什麼來收這些資料。這才發現以前家裡隨處可見的收納箱收納櫃分類櫃價錢,遠比想像中高昂許多。我所可以忍受的最高額度,僅剩下最常見的夾板三層櫃──但那種櫃子又有人說隨便撿都有。揀選適合的收納用品,幾乎快變得跟處理兩岸問題一樣艱難了。

直至今日,整理房間一事對我仍是複雜難解。「煥然一新」並不等於「整齊清潔簡單樸素迅速確實」,客廳彷若資源回收場的模樣即是殘酷的現實──乾脆叫慈濟來處理算了!


一時興起,想把混亂到極致的房間好好整頓整頓,很勤快的大搬風,將所有東西拿出來又放回去,然後混亂依舊。

總是一再告誡自己,「房間已經很小了,不要再買了不要再買了」,奈何慾望來的時候什麼都可以拋到一邊,通常是書和衣服。所以我也搬得很勤,過期的雜誌就盡量捐出去,沒在穿的衣服就全部拿回家。即是如此,還是趕不上進貨的速度。

所幸爾來手頭比較拮据,避免掉了很多不必要的開銷。但省下來的錢其實是要貢獻在其他的地方,像是影印資料(一張影印卡一百元,眨個眼就沒了),四處往來奔波(捷運根本就是吸金的機器),換來滿坑滿谷的紙,比書或衣服還難整理,怎樣都是苦惱。

有時影印印錯了,像是調錯比率或者印歪了,常捨不得丟,還是拿回來,因為畢竟是花錢去印,丟了總是心疼,雖然也不過一元兩元之譜。帶了回來也沒有用,至多當回收紙,背面拿來印東西或寫些什麼,像寫這篇。有時放久了,就覺得礙事,比雞肋還不值,草草地丟到回收箱便算,當初的心疼,也當垃圾箱丟掉了。

我不是很能整理東西的人,脾性且懶,好容易提勁要整頓,不一會兒又被經年累月的雜亂給打敗,久而久之,形成一種惡性循環。可是如今要寫論文了,資料那麼龐雜,不得不耐著性子好好分類整理,細細審閱,再齊整的收好,根本不符我的懶惰習性,不啻是很疲累的。所以十分羨慕那些有收納癖的人,之前流行寫五個怪癖,看了很多人都喜歡把東西整理得一絲不茍,可惜我就沒有,只好硬學。

這讓我懷疑替自己所訂立的志向,我本想就此下去,就當個研究美術史的學者罷。但顯然我有困難,在個性上就有困難。只是我又做什麼好呢?我自己也很苦惱,這牽扯到我以後想要考的研究所。總之,很混亂,一如我的房間。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