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就要過了,論文的資料八字都還沒一撇,整日散漫度日,盡做些「不務正業」的事,比如說,看日本時代劇。

前幾天從打工處透過「特殊管道」拿到附中文字幕的日本時代劇,包括東京電視台四十週年推出的大戲「國盜り物語」,以及現在還在播出的NHK大河劇「義經」。現在正在看富士電視台的「大奧」,講的是德川幕府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乳母,春日局的故事。我向來愛看歷史劇,無論中外,可惜這幾年台灣已經很難得有肯花大筆預算拍攝的歷史劇了,大概只剩公共電視還在勉力支撐。像是之前的「寒夜續曲」,算是當時「龍捲風」浪潮襲來下的一個異數,不過也由此可知,他的收視率應該是很不好。

日本人財大勢雄,即便景氣一直都沒有很好,電視台還是肯砸下大錢去製作大場面大卡司的古裝劇。NHK一年一度的「大河劇」已經成了日本歷史劇的招牌,連民視也有樣學樣,用了「大河劇」這樣的名稱。不過NHK的大河劇可不是隨便講講而已,無論鉅細,都是出手非凡。比如「義經」一劇,動用了兩個交響樂團來配樂,歷史、服裝、場景,乃至於口音都請專人考證教導,分工細膩且嚴謹。前一陣子大陸的清宮戲受到許多台灣觀眾的青睞,可我總以為除了場面很盛大以外,其他部分仍不夠謹細。像「康熙大帝」中斯琴高娃扮演的太皇太后博爾濟吉特氏,在戲中屢屢用謚號「孝莊」來自稱,曾一時被引為笑談。同時大陸劇的服裝場景,富麗有餘,寫實不足。北京故宮一定留有許多宮中的衣物配飾,照樣重作絕不是問題,只是總愛加油添醋,弄得花花顫顫、招搖的很;場景佈置徒有空間,一些細節都照顧不到,我最愛看的就是戲中清宮的門扇,紫禁城大多為三交六碗菱花窗格,不過古蹟不輕易開放拍戲,多數都以搭景充數,粗陋便隨處可見,「六碗」都消失了。我有時會懷念以前台灣的清宮戲,尤其是開放赴大陸拍戲的頭幾年,兼有景觀之盛與台灣劇組對古裝劇製作的經驗,無奈這等水準已不復見。

不過日本古裝劇也不是本本考究。我就覺得富士電視台的「大奧」就略遜NHK一疇,無論市場面或嚴謹度,連內容都不如NHK那樣的符合邏輯。當然整體來講水準還是很好的。這或要歸功於日本對傳統的重視,像古蹟、傳統服裝、工藝技術、音樂舞蹈等都還延續至今,要擬古毫無困難。同樣在大陸,就得煞費心思,清朝或許還可以掌握個七、八分,可若是宋朝呢?區區一齣戲,也很難嚴謹地復原出當時的生活狀態:說話方式、音樂、娛樂等等,劇組如果沒有請相關學者一同考證講究的話,古裝劇播出來就變成服裝設計大展,在工作人員隨意想像、臨時湊合的古代場景中演出,形成一種奇異的景象。

台灣歷史劇,自本土意識在台灣成為主流後,凡是在演日據時期發生之事,均可稱為歷史劇,民視「大河劇」的時間設定,也落在此時。可能是台灣景物變遷得太快,我們多數都忘記那段時間並沒有離我們太遠,每每看著幕後花絮,導演和工作人員辛苦地拼湊出當年的一點氣氛,佩服之餘,心中不免有些悵然。萬金油曾對台灣的戲劇環境寫了一篇揶揄的文章,面對台灣現有諸如「戲說台灣」這類演出,我甚至覺得,這反應了台灣人在面對歷史的輕忽和漫不經心,有時看到一些人的努力,也只是零星的出現,成不了氣候。在這個理所當然是最能呈現真實的時刻,卻顯得更加扭曲。

罷、罷。在這個把任何奇經怪道都無限上綱成「文化」的時代,這興許還是我們的特色也說不一定。看來我還是好好複習德川家康的功業,或是維多利亞女王的歷史好了,這也是「國際化」的一部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