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引用文章

台灣高等教育的低落,不是這一、二年才發生的事情,也不是民進黨政府上台的結果。它一直存在,一直被討論,無奈也一直沒有任何的解決。

理工出身的教授以台灣目前的「高科技產業」論及理工學門在學術研究上的困境,但如果我們服膺是位教授在工業發展「循序漸進」的標準,或也可以解釋成台灣的「三流企業」體質是在「循序漸進」的路途之上,綜觀此文,實不免有其矛盾之處。

如果理工的學術進展需要依靠一流企業將其產業化而不斷進步,那文史哲等人文學科要依靠什麼來不斷進步?作為一個人文學科出身的學生而言,這實在是難解的習題。台灣絕對不只是理工科目的學術程度低落,文史哲也好不到哪裡去。在一個普遍輕忽人文素養的社會,學術發展要如何可以站在國際的前端,或至少是華人世界的前端?以我所學的美術史為例,不要說中國美術史或西洋美術史,就是「台灣美術史」的研究,戮力而為的研究者寥寥可數,只能拿著文建會所提供的經費零星地做幾個專案,還無法加以統合整理。其他大部分以「台灣美術史學家」自居的人,寫的東西甚至不會比我嚴謹,連一點基本的學術訓練都看不到,至多只能稱之為「心得」或「感觸」,但這樣的文章內容卻是許多台灣人用來認識台灣美術的唯一媒介,足見其學術環境之低落。

理工科目的學術成就多少反映在國內科技產業的水平,我們之不如別人顯而易見,縱然政府無從下手(或說束手無策),至少問題點得出來。可是人文素質的低落是難以用數字去量化的──電機工程師並不會因為不認識林玉山或沒看過紅樓夢而減薪,招考新聞主播也不會問懂不懂莎翁四大悲劇或牡丹亭什麼的──文化低落在社會上看不到立即的反應,但所帶來的後遺症也許遠比科技落後來得更深且遠。學術領域當然不能視做台灣人文素質的唯一標的,只是若把人文學科的學術研究當成台灣人文素養最高的程度,我也非常擔心台灣永遠只能成為外來文化二手或三手的接受地,無法創造屬於自己的深度,更遑論什麼「文化產業」。

當然,像這種牽扯文化背景的學科科目毫不可免地會跟台灣如火正熾的意識形態結合在一起,導致台灣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力量所牽絆而不斷地退化。或許我只能寄希望在理工方面的進展,至少這牽涉到企業的獲利能力。意識形態再怎麼樣頑固,總不會跟錢過不去,這是許多台灣的企業主身體力行的真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