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愈來愈納悶,這是個什麼政府?

我並不反日,相對的,我還滿喜歡日本。可是當遇到這樣一個政府,在處理釣魚台的問題到這麼不堪的境地,我怒不可遏。一個說要捍衛「台灣主體意識」的政府,「曾經」要台灣獨立、要公投制憲的「本土」政權,如今軟弱到不能護衛幾座無人島的主權,軟弱到不能保護幾位窮苦漁民的生計,還軟弱到在自己的軍艦上揮舞國旗,都得向上級「請示」!

這算什麼?碰到中國大陸,可以罵一長串臉不紅氣不喘;遇到日本,卻畏畏縮縮連一點氣都不敢吭,比童養媳還不如。謝長廷還要漁民裝上全球定位系統,反被魚民譏笑外行不說,完全就是一副日人走狗,息事寧人的嘴臉。這就是我們的「本土政權」?這種政府要帶領台灣走向獨立?諸位支持獨立的人士們,我實在要勸你們好好三思。

民進黨和台聯說王金平及林郁方等人出海「護漁」是「作秀」,怎麼不也說說何美玥撘戰車勘災是作秀?作秀也好,捍衛主權也罷,不是中央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如此軟弱無力,怎會有後續這些動作出來?過去國民黨再怎麼退讓,總統總還登高一呼「釣魚台是我們的」,這下好了,連虛張聲勢都免了,陳水扁還彷彿很曉以大義說莫要在這近事情上「泛政治化」,好像他從來就是一個秉公論事,不偏不倚的人似的。這種政府還要繼續管理台灣到2008,我都替自己感到可憐。

晚清的政局,也是這種搖尾乞憐的狀態下悲慘度日。第917期《商業週刊》的〈去梯言〉中講到清政府在「牡丹社事件」中對日本人的軟弱態度,不僅把原是獨立王國的琉球整個奉送給日本,還定下「善後辦法」三條:
一、日本此舉是保民義舉,中國不認為是不對。
二、中國對遇害人家屬撫恤銀十萬兩,退兵補助四十萬兩。
三、中國應約束生番,以保航客不再受害。
回顧歷史,看看今日。民進黨政府雖然罵北京罵的頗為勤快,可是碰到日本、碰到真的主權衝突,他們的態度比國民黨時期還要卑懦,差一點連「護漁」都不敢,完全重現清政府當年狼狽屈辱的景象。我曾記得有位支持台獨的老師在上台灣史的時候,對當年甲午戰爭割地時,李鴻章對慈禧形容台灣:「鳥不雨、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之詞頗為氣憤;陳水扁這樣輕忽釣魚台,身邊人或許也跟他說了類似的話,不過釣魚台是無人島,「男無情、女無義」應可省略。彼時的清廷不知台灣戰略位置的重要,現在的陳水扁政府不知釣魚台攸關長達一世紀的能源競爭,兩者甚至連蒙昧都相仿。釣魚台大概就這樣一去不返,連同海權、漁權、甚至更為長遠的海底礦產開採權,都將一併消失。

我現在可以體會清末的有志之士對於當局的憤怒與不滿了。看到自己的政府這樣搖尾乞憐,對著一個外國低聲下氣到這種程度,我都不禁懷疑陳水扁是不是日本派來的間諜。就是要聯日抗中,也無需如此踐踏自己的國格吧。還是那些份子所信仰的「台灣主體意識」,應該正名為「寧為日本奴的台灣主體意識」?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