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今年毫不意外地遭逢水患,而且受災範圍廣至五個縣市,幾乎半個台灣都泡在水裡面了。謝長廷趁此要求加開立法院臨時會通過「八年八百億」特別預算,儼然一副「在野黨不通過就是不愛台灣」的態勢,拿著個帽子東扣西扣,口口聲聲要通過「八年八百億」,好像只要這八百億的錢,台灣就再也不會有水災的問題似的。

現在我只要聽到「特別預算」四個字,心中就有無限的反感。五年五千億的特別預算才在上一屆立委任內通過,現在卡在立法院裡的6108億軍購案也是特別預算,特別來特別去,民進黨政府就像是拿自家祖產抵押來揮霍的敗家子,留下來的一大屁股債還是我們這些苦哈哈的老百姓在還。我看謝長廷除了口條比游錫堃要好一點外,治國的能力不過也就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差距而已。

台灣自陳水扁上台之後,天災幾乎是年年不斷。我曾開玩笑的寫過一篇文章,說是他的名字帶賽台灣,如果在西漢,只怕會被一堆崇信讖緯之學的士大夫趕下台。天人感應的學說自然是附會迷信,但連年「天災」絕非巧合。這次豪雨比起以前,嚴格來說並不是最大的,但受災的地區之廣、情況之嚴重,卻是歷年少見。謝長廷說八年八百億可以讓水患問題大幅改善,我就不禁想問:身負治水大任的水利署究竟在做些什麼?我們政府每年編列大筆大筆的預算,都編到哪裡去了?我特地去主計處網站找這幾年的政府預算,這個「新政府」到底花了多少錢在水利的部分:民國八十九年的時候,當時的水資源局及相關部門尚有466億元的經費,陳水扁上任後,居然就驟降到只剩295億餘元,以後一年不如一年,甚至在改制成水利署之後,每年預算居然連兩百億都不到,九十三年只編列了173億多元,與國民黨時期相比,幾乎只剩三分之一。(更詳細的部分可閱這篇文章

所以南部淹大水,根本就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以民進黨政府這種施政的模式,整個台灣沒有滅頂已經是謝天謝地。行政院吝於在年度預算中多編一點錢給水利署,等到發生事情了又厚顏無恥地要求立法院通過特別預算,那其他錢呢?民進黨都把其他錢花到哪裡去了?這樣一個對國家基礎建設漫不經心、用錢不知檢點、愛到處辦活動充場面的中央政府,人民何必再多負擔八百億的債務,還兼謝長廷嘴裡的滿篇謊言,唬得一愣一愣的。什麼「政府花了新台幣七百億整治基隆河,現在花八百億治理全國河川,其實並不多」、「第二預備金有限,依照八年八百億元,前二年就有二百億元」,我聽了真是險險要吐血。他們還好意思說基隆河花了七百億整治,民進黨都上台五年了,這五年當中,他們有專門編列什麼預算去整治南部的溪流嗎?如果他們真的有心,為什麼不在未來七年的正式預算中多編列河流整治的費用,民進黨政府口口聲聲說中央預算不足,可是每年的歳出也沒有比國民黨時代來的少啊。還有什麼「反對斥資治水是因為『台北都會人』的自私,沒淹水的人不懂淹水的痛苦」,他還真是好有臉說這句話啊,原來納莉風災讓台北市大淹水,整個捷運系統癱瘓都是假的、都是台北人的想像,我還想他那時是不是在高雄的官邸偷笑哩。自兩千年以來,台灣西部能淹的泰半都已經淹過了,沒有被淹到水的人,大概只剩中央政府官員等少數了吧。如今台灣有一半地區的人身家性命遭受威脅,他還在盤計著如何挑撥南北發展差異,增加兩邊人的情結,最興災樂禍的,恐怕就是謝長廷和中央部會一干人士罷。

在此我有個好主意,如果台灣真的需要「八年八百億」,不如直接跟那些年年退稅的金控公司和高科技產業徵募。也許大陸工程一百億、富邦金控一百億、國泰金控一百億、兆豐金控一百億、台積電一百億…諸如此類。這個國家讓經濟金字塔頂端的人一毛錢也不必交,年年省下至少幾百億的稅金,如今大難當前,捐獻區區「一百億」作為救災整治之用,一點都不為過。謝長廷真有本事,就去向陳水扁身旁的金主募,那才是真為全國百姓社稷著想。不要動不動就搬出「特別預算」,台灣百姓可不是民進黨政府的凱子!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