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水災,據某報導稱是「三十年僅見」,我忽地想到自己以前寫的舊文,特地再拿出來。兩相對照,不由得心頭一緊:台灣人民要受轄於這種政府,實在何辜。


殘破的大船,甲板湧入的水正逐漸變深。

好像自敏督利颱風始,台灣的「天災」便從未斷過。崩塌、土石流、水災、停水,種種問題在台灣各地輪流發生。我一直說這是上帝的懲罰,如今更是堅信不移。

三重大水驚魂未甫,南桃園供水尚在未定之天,如今連中和都來插一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自然好像看好戲似的,非得要台灣人呼天喊地、哭爸哭母的才甘願。可憐我們這個國家的政務官,空有一身作秀的本領,解決問題卻蹩腳非常,空頭支票倒是開的很勤,遇到這種政府,也只能說是台灣人自找的。這幾日政壇上總對這個島嶼的「名字」爭執不休,我就在想,哪天這島嶼要是被我們這群愚民給搞沉了,叫什麼名字,大概也不太重要了。

其實搞沉台灣的應該是總統府裡衣冠楚楚的禽獸,而非愚民。只是我等愚民算是間接促成禽獸當家,像南桃園停水至今無法解決,投給陳水扁的人當躬身自省一番。天底下出了這麼一個天兵型的經濟部長,關掉排沙道不讓水庫除淤,發電廠、淨水場一片泥濘不說,南桃園的人民為此一錯誤決策飽嘗缺水之苦,甚至石門水庫恐將因此喪失儲水功能,走向廢棄一途。這種天兵還被稱作「阿信」,不是阿諛過頭,就是蠢過頭,大是大非都分不清了。

不能否認,何美玥的確是辛苦,但這是錯誤的決策招致的後果,他若不一肩擔起,南桃園的供水問題又要誰來負責呢?要論辛苦,裝設明管的工程人員、無水可用的桃園縣民都很辛苦,一句「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要把中央政府的無能給搪塞過去,桃園縣民的身家也不啻太賤了些。

過去天災發生,哪怕中央再怎麼蝸步,總還有一群技術人員及經濟官僚讓台灣的能源基礎建設得以保全。今天檯面上這一群民進黨政府官員,為了顧全自己的面子,不惜危害到台灣的基礎建設,三番兩次編造謊言,拿底下一個個承辦人員頂罪,民瘼在他眼中,只是上電視報紙的工具。我們要忍受這種政府多久?一定要到解放軍來打我們了,我們才能「解脫」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