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杜正勝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實在是對這個人缺乏批評的意願。只是他身為教育部長,肩負台灣教育改革的重責大任,我看到他成為新聞的理由從來都是他的意識形態和人事問題,鮮有看過他對教育政策發表任何談話。時至今日,他的去留甚至變成謝長廷內閣是否維繫所謂「台灣主體意識」的指標,台聯的支持不在於他任內有否推動重大的教育政策,不在於他的施政能力高下,只是因為他是台獨的擁護者。這樣的教育部長,究竟還適不適任,我自己是認為已經相當明朗的。

「台灣主體意識」這一大纛又重新高懸,想來自不免與所謂的「中國熱」相關。中國大陸自連宋前往大陸之後,陸續端上好些牛肉,比如農產品快速通關、允諾讓台灣參加世衛組織、開放大陸民眾至台灣觀光等等。實質的利益來勢洶洶,台獨份子開始大力反擊,看看自由時報砲轟的有多猛烈,就可以略見台獨勢力有多麼害怕中國大陸不斷放出的利多消息。就連陳水扁也絕口不提什麼「香港九二會談精神」這種又臭又長的迂迴辭句,還搬出了一些明顯就是沒有誠意談判的條件,什麼「要在第三國舉行」、「不設任何前提」,日前講的很好聽的「不排除扁胡會的可能性」大抵蕩然無存。問題是,什麼叫「台灣主體意識」?為什麼「和解共生」跟「主體意識」只能從中擇一?台灣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去支持所謂的「台灣主體意識」?

我想我曾寫過,目前檯面上的台獨勢力,大多曾是「大中國主義」的支持者,是「一個中國」裡面的信仰者,杜正勝是、汪笨湖是、李登輝尤是。我很好奇這樣子的人在推動「台灣主體意識」時,有幾個能夠真正可以替我們定義,或是在內容上作一個詳細的闡述?對我而言,高舉「台灣」或「本土」所進行的運動,向來都是某種刻意操作的手段,而非人民自發性的意識。比如1930年代日本殖民政府在藝術發展上對台灣推行的「本土色(local color)」,1940年代台北帝大的學者所主導的「台灣民俗」研究,以及1970年代台灣流行的所謂「鄉土主義」等等,其背後都有一定程度的政治性目的,營造出某一種氛圍,讓一般民眾以為這是「正確」的或「合乎實情」的。既然如此,「台灣主體意識」容或也只是另一種政治操弄的手段,重點不在「主體意識」的塑造,而是政治目的的達成。

因此,要建立「台灣主體意識」,並不是要我們能夠欣賞原住民歌舞或南北管的音樂之美,而是「不准讓杜正勝下臺」。台獨勢力無所謂教改亂象,無所謂我們未來的主人翁將在國際智識競爭上缺乏比拼的能力,無所謂杜正勝無力去解決這樣的問題。他們只要杜正勝在謝內閣中象徵地位,像是立一個牌位在那裡一樣,杜正勝在教育部長的位子上勝任與否,無關宏旨,反正那些台獨支持者的子女也泰半不在台灣受教育。

就我以為,「台灣主體意識」從來不是拘泥在疆界、名稱或旗幟上的無謂口舌,它應該是擁有鮮明特色的文化風格。我們如果不了解台灣的傳統音樂,沒看過台灣的傳統戲劇,不曾欣賞台灣古老建築的美麗,不認識台灣的原生動植物,我們有什麼資格在那裡高喊「主體意識」?我們根本對自己生長的土地一無所知!當然啦,隨便亂停的機車,「霹靂火」連續劇,綜藝節目一般的新聞報導,也都可以是某種「主體意識」的呈現,端看我們是引以為恥,還是引以為榮。杜正勝不下臺,我沒有辦法決定,至少在碰到諸如「台灣主體意識」這個看似崇高莊嚴的字眼時,我們可以毋須隨之起舞。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