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睡覺前的時候,突然在房間裡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響。是樓上在走路嗎?我疑惑地看著天花板,猛然發現一隻疑似蟑螂的東西在燈旁飛舞,還不斷撞擊著日光燈。

我嚇死了。蟑螂是我最害怕的昆蟲,也許是心理影響生理,我還曾經檢驗出我對蟑螂有嚴重過敏!看著那隻肆意飛翔的「蟑螂」,我整個人頭皮發麻,不斷試圖要拿什麼「凶器」想要一舉將他擊落,但只見他好像神風特攻隊一樣,靈活地在我身旁穿梭,並作勢要向我身上撲去。我被嚇得不敢亂動,只好等他「降落」到某處,再伺機而動。

「蟑螂」一陣亂舞後,終於停在我的桌上。我定睛一看,咦,這居然不是蟑螂,而是一隻天牛!我驚訝地看著慢慢搖動觸鬚的天牛,不解他是怎麼進來的,更不解這裡怎麼會有天牛的蹤跡。我住的地方雖然很偏僻,總不是住在陽明山裡面,四周也沒有大樹包圍。那隻天牛也未免太愛光線,一路尋尋覓覓,居然找到我這裡來,真不知要算是偶然還是注定。

所幸是天牛,我的心頓時比較不是那麼緊張了。但基本上我對昆蟲普遍存有「戒慎恐懼」之心,即便我已經種花種草很多年,我還是不敢伸手去抓任何長度超過0.5公分的蟲子,捏死介殼蟲或蚜蟲已經是我的極限,其他均是「敢遠觀不敢褻玩」的狀態。體型宛如蟑螂成蟲大小的天牛,我當然也不敢徒手去抓。我小心翼翼,拿著個紙袋慢慢靠近,待天牛爬到紙袋之後,我就急急將袋子送到門外,再把門關的嚴嚴地,並低聲祈禱蟲子們別再進來了。

及至躲蟲的恐懼感減退,我才突然意識到蟑螂應該是懼光的昆蟲,不太可能繞著日光燈飛翔。不過換成天牛也頗為震撼,碰到這種「稀客」,一時之間還不知道如何解決。我弟是面對所有可以稱作「蟲」的生物,一律殺無赦;我則僅限於蟑螂,像是室內常見的蟲子如螞蟻、蜘蛛之類,除非已經嚴重的攻佔了家中的各個角落,我是不太理會的。我雖不是虔誠的佛教徒,總也無須將蟲子趕盡殺絕。而且以前都有故事說晚上飛進家裡的蟲子是家中已經死去親人的化身云云,雖說是姑妄聽之,心裡還是會有一點奇異的感覺。

如此被鋼筋水泥重重包圍的環境,還能看到只可在野外看到的天牛一類昆蟲,或也可替台灣的自然環境聊以慰藉,但總不希望是這種情況來感受「台灣大自然的生命力」,我實在消受不起。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