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召集黨內同志發表長篇大論,絮絮叨叨講了一大堆,與其說是某種訓話,毋寧更像是替自己辯解。看他講話的樣子,我其實頗替他可憐,當總統當成這般境地,還得勞自己「尊駕」親自澄清圍繞在民進黨和他自己身上的流言蜚語,其格調幾無異於無宗憲與他的緋聞。

這也難怪,近這一個禮拜,新聞鋒頭全都集中在他之前的「手下敗將」連戰身上,原本還想藉著出訪邦交國家爭爭新聞版面,不料通訊設備不佳,除了幾個無聲的影片,幾乎沒有新聞畫面,如果不是報紙還會有轉錄內容,拿以前那種動輒就是衛星連線的程度來比較,陳水扁彷彿像是沒有出國,甚至沒了聲響,對他這種凡事都要頭版頭的人,何其難堪。尤其這一陣子的連戰出訪,全世界儼然已經把他當作台灣的元首看待,簡直不把他這個「正統總統」看在眼裡。所以他的演講像是個小孩兒,急著想去辯駁他所做的一切,或拗或轉,嘗試去扭轉這場已經失敗的戰局,或者是替自己的失敗找理由,讓自己有個下台階。

只可惜他自己戳破的洞,被他自己愈補愈大。他的演講窘態百出,不斷浮現想要找尋藉口、慌亂不擇言的狀態。他不停地用台南腔的閩南語說著,聲調急促,神情緊張,說話的內容也沒有什麼條裡,往往說了一堆,又處處撇清,彷彿面子掛不住了,嘴巴還不認輸,總想扳回一點什麼。相較之下,看連戰此行,凡有講演,皆氣度從容,不急不徐,雖然語調無甚起伏、有些單調,而且回答問題時迂迴曲折,得三拐四拐才能講到正題,但總是沉穩持重,有能擔負重任的氣質。枉費陳水扁已經當了一任總統,卻還是「望之不似人君」,顛三倒四毫無信用,毛毛躁躁如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完全無法讓人信賴。若說他是當代「台灣人的悲哀」者,一點也不為過。

我不知道該不該特地為陳水扁一個晚上的言論如此「大作文章」,興許這也只是他要和宋楚瑜搶隔日報紙頭條的手段而已。在見證一個劃時代的、可以留諸青史的重大事件時,旁邊那些瑣瑣碎碎、荒唐可笑的言論,就像一場場鬧劇,身陷鬧劇還隨之起舞、不可自拔的人們,無疑十分可悲。我不願自己變成鬧劇裡的丑角,只是我也終不免替鬧劇下了註腳,只希望我所珍愛的台灣,不會被丑角用一場場的鬧劇給玩掉。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