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覺得自己活在歷史上極為關鍵的時刻,卻也隨時隨地的感覺到台灣有群人在面對這翻天覆地的轉變時,所呈現出的荒謬和可笑。歷史就像是一面照妖鏡,拆穿了人類會越來越進步的假象,我們不斷在漩渦當中作惡性循環,只求著哪一天,萬能的上帝可以讓當政者突然清醒,短暫地扮演摩西的角色,復被人性邪惡的紅海吞滅,繼續浮沉。

連戰訪問大陸,是北京和華盛頓共同謀畫的戲碼,國民黨在當中順水推舟,我們才能看到這半世紀難見的歷史之旅。不是美國的強行施壓,我相信陳水扁不會如此和緩地祝福他口中所謂「賣台」的連戰出訪順利。我不能預期連宋接連到大陸訪問,可以替臺海兩岸的和平作出什麼樣具體的進展,也許很少,總是好過不接觸。兩岸的人民無論敵友,僅是如此接近的地緣關係,就值得要多多相互了解,然而台灣人對大陸都有一種莫名的駝鳥心態,不想對大陸有任何的接觸和了解,以為這樣做就能免除大陸對台的威脅。這不獨出現在支持台獨的人身上,有些所謂泛藍的支持者,也是做如是想法。這樣的心態無疑非常奇怪,孫子都說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卻有好些台灣人,特別是支持台獨的那群人,可以在全然無知的狀況下反中國,任憑某些報紙和政論節目的文字論述來左右他們的心智。他們甚至接收許多怪異的、充滿臆測性的訊息,比方像《新台灣》之類雜誌裡不斷提及的「中國經濟崩潰論」,繪聲繪影地寫著對岸經濟幾年幾年內就會崩潰,要我們大家都不要去大陸投資發展,完全漠視全球對於中國的投資熱潮,彷彿台灣是另一個星球上的島嶼。就是要討厭一個人,也得知道他是怎樣的討人厭,怎麼就有一群人可以對他們一無所知的大陸如此痛恨,還把所有可能跟他們產生連結的部分視為禁忌,兼叫囂打罵,不能稍歇?

而當汪笨湖今天(四月廿八日)將在機場被打傷的幾個歐吉桑排排坐在鏡頭面前逐個訪問時,我相當遺憾。他們都感覺不出來他們是被利用的一群人,為了讓這些嗜血的悲情繼續在電視螢幕前炒作,汪笨湖之流將原應臥病在床、靜心休養的歐吉桑拖著帶傷的身軀,幫他們賺取某些人同情的眼淚,和居高不下的收視率,以及更為恐怖的,充滿仇恨的民族歧視。但如果觀諸大勢,至少就以世界主要媒體關注的比重來看,機場事件就彷若台獨運動終結前的迴光返照,那個奮力一搏搏出了一個笑話,一個事關台灣治安以及民主素養的笑話,並在主事者不斷炒作濫用下,隨著台獨運動逐漸敗亡。

去年三二○選舉,有一半的人覺得他們國家要亡了,他們擔心害怕,他們發出巨大的怒吼;但另一方面,有一群覺得他們夢想快要成真了,他們無比雀躍。誰知一年過後,情勢急轉直下,那些雀躍的人們,眼看夢想被自己的同志接二連三的擊碎;而曾經以為國之將亡的人們,至少我自己,慶幸這樣的苦難,終於開始有了轉機。無論如何,台獨運動大概就只有如此了,他們的能耐,頂多就是在出入境大廳上演全武行,替台灣「爭羞」。他們還能幹嘛呢?他們甚至沒有暗殺胡錦濤的勇氣,只會搬演自怨自艾的戲碼。我看著那些「愛台灣」的民意代表、政論主持人和咬牙切齒的來賓,看著不停曝光以換取同情的傷者,如果台獨運動只剩下這種格局,我寧願支持連戰替台灣開拓一個更加遼闊的戰局,甚至是步入和平的曙光。我可不要台灣跟著那些台獨份子一起殉葬,更不要我陪著他們一起殉葬。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