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領悟到一件事情,紊亂的生活才有充沛的文采。整日汲汲於計畫及規律之中,無形中也把腦子裡的東西也給磨掉了。就權充是替自己毫不規律且散漫的生活找開脫之詞,但我的確深有此感。

幾天生病讓我的日子過的一團混亂,天天都在眼皮低垂中度過。每個學期伊始我都躊躇滿志,發憤圖強。然除了第一年可以支撐到期末外,以後大概都只剩一星期光景。學期正要開展,我卻被病魔擊沉,實在算不得什麼好兆頭。身旁瑣事不斷,又見一位侯白目挑起我的舊恨,「春天怎會那樣寒」。

但我的同學適時的以一種「我比你還慘」的範例出現,讓我突然感覺──至少對自己的心理狀態──心中寬慰不少,也懂得要好好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健康。在台北住的越久,越覺得自己可以神智清明,喉嚨不痛鼻子不塞額頭不暈的,是十分難得的福氣。然後看著身旁的人一個個不是爛鼻子擤個不停,或是習慣性偏頭痛,再要不就是恆常腰痠背痛手不能抬肩不能鬆,我實在只能慚愧地感謝主你太厚待我了。我時常就在自怨自艾和感激涕零之中擺盪,端看我今天的宗教情懷是高漲的抑或低落的。

說到宗教情懷,近日自感亟需救贖,開始聽「馬太受難曲」和「彌賽亞」這些用人聲堆疊的感召。大概是在終於清醒之際,發現人的性命、意志皆脆弱地不堪輕輕試探,結果還是回到信仰當中,才感覺有所憑恃,至少要「恩典是沐」,所以要聽轟然欲響,可以聽出眼淚的合唱曲之類。而且聽這種曲子還隱隱有種治療效果,雖沒有可以減輕頭痛或喉嚨發炎那般神奇,但總是比一般流行音樂更能平復雜亂的心靈,也耐聽得多。活在一個流著謊言與邪惡之地,至少得讓自己的耳朵「被聖靈充滿」。

這並不代表我是個虔敬的教徒,恰恰相反,信仰的生活離我總是相當的遙遠。我亦自己覺得不足以稱之為教徒,我佔用「慕道友」這樣的名稱,在神的殿堂外頭徘徊。許許多多的理由組成看不見也穿不透的牆,我的心境,總在一些奇怪的場域中,尷尬地存在著。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