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忽遇不適,折騰很久,迄今尚未完全復原。流感病毒一年毒過一年,我總是拿來測試的對象,不意碰到寒流或霪雨,輒有禍不單行之感。

上星期寒流發威,台灣各處紛紛下雪,看著電視機裡的鏡頭,還以為自己人在日本。只是那廂堆雪玩雪好不興奮,這廂卻是意識模糊頭腦昏沉,埋頭睡的沒日沒夜,偶爾清醒看一下新聞,新聞主播也像堆雪的遊客一樣高興的不能自己,我心裡便隱隱燃起一陣不悅,彷彿覺得,自己的頭痛因著那些皚皚的反光,愈發劇烈了。

好不容易出太陽的日子,可是卻難過地發現那太陽是假的,外面的氣溫一樣地低,寒風還是不停往骨頭裡面鑽。我只能不顧我的喉嚨,不停開著電暖氣,望著窗外,假想這是和風煦暖的晴日,希望老天爺發發好,趕緊地把我的病痛給沖走。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