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網站票選台灣十大最糟建築,票選已屆。李祖原作品包辦前三名,並佔去二分之一的名次,引人注目。「當選名單」中有許多人津津樂道的「一○一大樓」,以及同樣名聞遐邇的「中台禪寺」,連同國民黨中央黨部大樓、宏國大樓等,詳情請見:http://forgemind.net/xoops/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315


 看來台灣人的建築美學,就和政治取向一樣南轅北轍,搞不好也同樣壁壘分明。相較於主流媒體對一○一大樓所賦予的繁榮、進步等方面的意涵,這份名單體現了台灣另一群人對於這幢大樓,甚至是對李祖原所塑造的建築觀的不以為然。我之前有一篇文章已經表達了我對一○一的看法,不再贅述。我本以為我的看法不太容易有響應,如今看來,類似我這般態度的人竟所在多有,有些「吾道不孤」的況味。

 說來說去,台灣人對建築美學有如此巨大的歧異,還是美感的問題。國人缺乏美感,政府是要負起相當程度責任的。一直以來,政府過分重視智能的發展,美育卻付之闕如。台灣的小孩從國中開始便不再有像樣的美術課程,繪畫與美感教育被家長、教師、乃至於被整個社會當成是無足輕重的事情。於是乎,沒有貴族藝術、帝王風雅作為前導的台灣人民,自然而然地擁有庸俗的眼光與低劣的品味,並積極地反應在大街小巷的建築物當中。有些人接收了西方的美感經驗,批判台灣建築師的設計常常缺乏美感,甚至極端鄙俗;有些人以此視作過度擁抱西方思維而大加駁斥,卻仍找不到屬於台灣自己的美感經驗,只好在半強迫下接受了台灣建築師所塑造出來的街道風景。

 但,在那些代表「台灣風格」或「東方風格」的建築出現之前,台灣有沒有屬於自己的街道風景,屬於自己的建築語彙?當然是有的。台灣有過極為歐式的官方建築,有過純然日式的街廓巷弄,更有揉合歐風、和風、和傳統閩式街厝的街屋,構築出台灣過往城市的特色。很可惜的是,這些過去的街道景象,在西方現代浪潮的席捲之下,還來不及融合吸收,就被完全的擊潰。所以當李祖原想要找尋他的「東方主義」時,只能揀到一些銅錢、雲紋、馬背、如意等等零散的符號,而無法深究中國傳統建築的內涵。但有時我也不得不覺得這是個人品味的問題,比如一○一大樓和香港的中國銀行大樓同樣是從竹子取得靈感,何以貝聿銘可以如此簡練,而李祖原卻失之瑣碎?又好像同樣位於山林之中,貝聿銘的美秀美術館可以是從《桃花源記》脫胎出來的世外桃源,而李祖原的中台禪寺卻要「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彷彿下一秒就可以看到素還真或者是無敵鐵金剛。

 李祖原的建築雖然佔了二分之一,不要忘了還有另外二分之一的建築物也同樣擁有負面的評價。令人難過的是,公家機關就佔了三個。這次票選雖以戲謔的成分的居多,但它點出了台灣公共建築品質低劣的事實。台灣的公共建築自貪污綁標的風氣開始之後,便屢遭罵名。台灣不是沒有設計嚴謹、施工良好的公家建築,只是對大多數的我們來說,那彷彿像盤古開天那般的遙遠。漢寶德覺得台灣有好的建築師,應該讓他們發揮,而不是一味迷信外國的「大師」。可是綜觀台灣絕大多數的重大建設案,不是盲目抄襲國外流行的建築風格,就是與周邊環境格格不入,顯能有令人激賞的佳作。日本殖民時期所建築的大片仿歐建築,雖也不乏盲目歐化之嫌,但至少脈絡分明、有跡可循。光復以後的台灣,雖然蓋了一批設計嚴謹合度的官舍建築,但只限於中央部會,至於地方政府,早就淪作官商勾結的賺錢工具,品質都沒保障,遑論美感?

 玩笑性質取向的爛建築投票,我的感想似是忒多了點。這也許只是幾位學術廟堂的建築系學生所發出的「不平之鳴」,唯恐被人視做曲高和寡,拿了我們這一群忿忿之人作為墊背,倒也無妨。建築既是結合藝術眼光與物理科學的複雜學門,又是構成地景的重要要件,它理所當然地肩負起比音樂、美術、舞蹈、戲劇等藝術形式更為深重的社會意涵。更多的討論與碰撞,再一個忍受醜陋建築已久的國家當中,無疑是極為重要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