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道倒了什麼霉運,屢屢跟電腦過不去。日前在台中把家裡的電腦弄到中毒,上來台北後又把我在台北的電腦搞到「疑似硬碟壞掉」。心中鬱卒,不能言語。

我自忖不是個家電破壞者,大部分電子儀器到我手上,都能「壽終正寢」。由於我家節儉成性,家父堅信「沒有什麼不能修理」,抱著「只要修的好絕不換新」的精神,我家的電視機可以用到快二十年,「前一任」的電腦也以他「五八六」的古老身軀,一路拖到千禧年才得以安息。諸此案例,族繁不能備舉。

其實若真要追究,我在台北的電腦也是別人用剩的淘汰品,僅維持在「堪用」的狀態而已。我是應該要有心理準備他隨時撒手「機」寰的那一刻,只是他去的太早,我還來不及準備(買新電腦)。

啊啊,怎麼說我都好像替我恐怖的帶賽運氣找出脫的藉口。我能怎麼辦呢?從來我就不是個精通電腦的人,但凡主機裡面那些不太美觀的…東西(恕我無法把CPU主機板網路卡音效卡之類的約化成一個特定的名詞)對我而言就跟複雜的數學公式一樣難懂,程式語言也像某種我不認識的文字一樣奧秘艱澀。無論如何,將電腦弄壞絕對不是我的所願,簡直是非常之不願。無奈「帶賽」這種事情不是願不願的問題,不過我也不知道是個勞啥子問題。

總之,事已至此,我得認真開始張羅我的新電腦。逝者已矣,美好如蔣方良女士,都有離世的一天,更何況是我那並不可人的電腦。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