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的選舉風暴持續加溫,在國會在野黨議員通過當選無效案、向最高法院遞呈選舉無效訴訟開庭、並且倒閣成功之後,烏克蘭的執政黨總理終於鬆口確定大選重選。看著遙遠的東歐國家,發生了與台灣幾乎一模一樣的事情,但所導致的結果卻如此的不同。看在一個支持泛藍的人的眼中,不啻刺眼而痛苦。

烏克蘭的在野黨群眾冒著大雪,無日無夜在廣場集結抗議。烏克蘭的股市崩盤、經濟停頓,大批民眾湧入銀行擠兌,東西兩邊支持不同陣營的人民幾乎要分裂,所有支持在野黨義務來幫忙的人,都被執政黨說成「西方的走狗」。但他們毫不退縮他們的領導人與他們一同進退,他們的在野黨議員果決而迅速,他們不畏懼執政黨的流言流語,甚至不畏懼擔負國家分裂的罪名…。

看看眼前的烏克蘭,看看當時的我們,連宋知不知道他們究竟辜負了多少支持他們的民眾,他們的屈服軟弱粉碎多少泛藍民眾堅定不移的決心。他們每每經過在總統府前搖旗的民眾時,心中有沒有一思愧疚之心;他倆若是知道烏克蘭的情形,是不是也懊悔不已?泛藍群眾擁有不輸烏克蘭群眾的熱情與耐力,但泛藍的政治人物,尤其是領頭的政治人物,說的不客氣一點:他們就是誤了台灣的元兇!就如同李敖所說的,我們的悲哀不在於有陳水扁那樣的敵人,而是我們有泛藍這樣的朋友。我們不幸被一群懦弱無能膽小怕事的在野黨帶領,還自以為維持社會和平、保全國家安定,要不然就是貪戀只剩幾個月的立委寶座,被一群自己所捏造出來的民意東阻西勸,臨陣脫逃,還要人棄守。

我不能否認台灣人多以「息事寧人」為本,極度厭惡遊行抗爭一類情事。這是中國人的傳統習性,「苟全性命於亂世」,逢事退縮,對上忍讓。但在320後,卻有那麼多民眾為了要回民主的公平正義站上街頭,就是被陳水扁政府說成「叛亂」也在所不惜。台灣有一半人好不容易激起與不法政權對抗的意志,不料卻被在野黨的首腦團隊潑了一身冷水。許多人堅持了七天,在327那天大聲嘶喊,盡了他們作為忠實擁護者最大的努力。但這個在野黨還是讓我們失望了,他們不敢自行宣布當選、不敢倒閣、不敢用群眾運動季續與陳水扁對峙,他們甚至不敢在立委選舉時用當選無效訴訟向民眾訴求。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當我看到烏克蘭的情形時,我徬徨了。我還要繼續支持這一個在野黨嗎?除了發瘋的泛綠和怯弱的泛藍,我還可以支持誰?

我的心裡,無助地想著。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