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出席「亞洲主要都市網」年會遭中國大陸打壓,消息回國,輿情激憤,我想不管是政治光譜是藍是綠,住在台灣的我們,對大陸的憎惡只怕又多了好幾分。中國大陸打壓我們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照理兩方一旦在國際場合碰上,大陸的態度理當能夠預測,唯大陸也老實不客氣地照本全搬,一點能令台灣民眾驚喜的空間也沒有。面對此番情形,除了憤怒、還是憤怒。

透過文章或他人敘述,有許多台灣人在出國留學之後,從沒有特定政治立場的人轉變成為堅定的台獨主義者。這樣的轉變實在很能理解,一個在台灣不時被灌輸中國人思想的小孩,隻身來到國外時才發現自己是被「中國」排斥在外的,而台灣駐外代表處,那個時刻教導自己是「中國人」的那個政府在國外的代表,在異國是那麼微不足道,幾乎聊備一格;而當那些號稱文明先進的國家竟三不五時將自己的出身地寫成「Taiwan, People Rep. Of China」時,當那些金髮藍眼的外國人拿著中華民國護照大聲咆哮自己「明明是中國人,還敢說自己是台灣人」時,心中的不滿更不能止,讓台灣可以獨立的想法,大概更難以抹滅。好像我有一個老師在日本求學的時候,興沖沖地跑去申請「中國人留學生獎學金」,不料卻以「你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理由不予申請,潑了他一身冷水。誰讓台灣人做不成「中國人」?如此看來,北京中南海也得負不小的責任。

是此,我雖不喜台獨,卻也不願將台灣交付給中國共產黨管轄。民進黨操縱輿論,讓我們只有兩種選項,一種即是獨立,另一種則是讓共產黨統治的「統一」。殊不知以前我們可以選擇「不讓共產黨管的統一」,雖然過分渺茫,但不是沒有可能過。

我不相信共產黨,因為共產黨就和民進黨一般不可信。六十年前共產黨承諾給中國人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可是當共產黨執掌大權後,我們只看到毛澤東打著共產黨的名號,復辟帝國專制,他自己就是那個有實無名的皇帝,直至閤眼。民主在哪裡、自由在哪裡?除了行政機關上多了「人民」二字外,人民的聲音在哪裡?七年前共產黨從英國手中接回了香港,承諾「五十年不變」,不過六年時間,中南海就覬覦著香港基本法,想要箝制關乎市民言論自由權利的關鍵條文,將魔手深入享譽國際的東方明珠,兩岸交通中斷時的唯一管道。中國共產黨前科累累,即便他在陳水扁執政時釋放出的極大善意,我都覺得不甚可信。中共的「一國兩制」內容友善的難以致信:不派兵、不派官、保留國旗國歌,甚至可以讓台灣人至中南海位居要職,種種條件簡直是天方夜譚,這有可能嗎?我怎麼確保大陸不會因為台灣的首肯而風雲變色呢?我怎麼不擔心台灣不會變成第二個香港呢?惡名昭彰共產黨如此,他要拿什麼保證呢?台灣如此,香港能不如此嗎、澳門能不如此嗎?還有讓中南海頭痛的新疆、西藏呢?他們可不可以比照辦理呢,中南海能處理嗎?

所以我就看到一個奇異的現象:中共在國際到處打壓「中華民國」名號,打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但卻又希望台灣可以維持「中華民國」的名稱,維持國旗國歌。其實就我的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外國並沒有錯,因為我的「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只繼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可沒有順便繼承在台灣的治權。憑藉著「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中南海政權對此視若無睹,在國際場合上吵吵鬧鬧,爭執不休,無論在陳水扁執政前執政後,一逕如此。網路上四處充斥著「把台灣人殺光」的大陸激進份子,官方大概也不會冷靜到哪裡,台灣一日落入大陸手裡,會有什麼好下場嗎?我很質疑。

只是台灣而今的處境,大多是陳水扁挑釁叫囂的結果,我已經沒有什麼立場,去指責北京當局的不是,就連陳儀在世衛會議大放厥詞,會頭看看總統府裡坐著的狐群狗黨,我們也不見得有理到哪裡去。只有在這種時候,在國際場合兩邊對峙的時候,在馬英九以精巧的議事方法、持平言論、就事論事據理力爭的時候,大陸的杯葛才顯得無理取鬧、無中生事,讓人厭惡不耐。台灣何以不能如此?台灣不能是事事講求道理、以理服眾、持理而正的地方嗎?我們何苦要和北京看齊呢?

過去看一些大陸的學者著文批評北京中南海,拿著台灣開創的民主成果來指摘北京的專制政權和政治謊言。如今台灣被陳水扁及其黨羽搞臭搞髒,民主招牌也蒙上一層「亂源」的陰影,再不值得為海峽隔岸的黎民百姓所鵠首翹盼。僅在這吉光片羽的瞬間,在遠離台灣污穢的政治染缸之外,才能再度瞥見屬於台灣人、屬於中華民國國民的驕傲。只能一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