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國化」風日盛,連高中生的歷史課本都難倖免於難。只是這個國家遲遲不敢將「中華民國」國名換掉,更弦易轍,只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類似籌安會的戲碼,甚至任憑一個八十幾歲的老番巔每日喊「正名」喊的不亦樂乎,鎮日吵吵鬧鬧,不能罷休。

但「去中國化」究竟內容為何,藍綠兩派爭執不一。泛藍支持者痛陳那些主張「去中國話」的「台灣人」,嘴裡講的腦子裡想的身體力行的無一不是從中國來的,除非他是不折不扣的原住民,「去中國化」豈不等於全盤否定掉自己?而我私下以為,泛綠對「去中國化」其實可以稱作「去國民黨化」,凡與國民黨有點瓜葛的皆水火不容,所以國號國旗國歌國徽國父之類,均帶有「國民黨潛在之劣根性」,不容見於「純潔高尚的台灣島」,務斬草除根是也,再嚴重一點還可以牽扯到國字國語等細枝末流,拿歐洲的羅馬字母來換掉中國方塊字,「突顯台灣主體性」,至於「反中共」,不過是偽託之詞,雖說民進黨上上下下皆以謾罵中共為要事,不過民進黨上台已經五年了,不要說改國號,就是連「修憲」也不敢,只會耍耍嘴皮子,哪裡敢「反中共」?

有些民進黨民代說「去中國化」的「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實在於理不通。果如此,台灣早在五十年前就在「去中國化」了,迄今也未曾「中國化」過,在台灣連插五星旗都會涉及違法,何必「去中國化」?於是乎,那些「去中華人民共和國化」的泛綠人士把泛藍說成「中共同路人」,一路抹紅,至於憑藉的理由,不過就是因為反對執政黨而已。繞了一圈,民進黨等於過去戒嚴時期國民黨的借屍還魂,如今的國親兩黨,反而像是過去的黨外人士了。不過泛綠的「反國民黨化」有例外,最大的例外莫過於那位老番巔,老番巔在國民黨待了數十年,還當過國民黨的黨主席,理當是受泛綠民眾所唾棄的。可是他儼然以一種「臥底有成」的嶄新姿態重新登上政治舞台,並獲得泛綠的基本教義派所擁戴。照理這種因為拿不到好處被迫離開自己的政黨,卻又另起爐灶攻擊以前同志的人,早就應該受到大家的不齒,泛綠卻反其道而行,由是奇怪。和老番巔一起出走的多半也是喝過國民黨奶水,卻忘恩負義的渣滓,看他們在政壇上活躍的情形,就可以知道台灣何其墮落,不下魏晉南北朝。

以前國民黨專權霸道,反國民黨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公不義的政黨人人得而誅之,絲毫無有不妥。但是兩千年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以來,政權更替,國民黨政府不再,國民黨底下的貪污情事也已不再,「去國民黨化」運動其實已經可以告一段落。但民進黨是一個倚靠仇恨與悲情生存的政黨,他們不能沒有仇恨的對象、沒有悲情的源頭,「去國民黨化」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進行。國民黨也許不再專制,但他們的歷史罪愆不會消失,民進黨人也就樂於繼續說些對他們無關痛癢的陳年舊事,讓支持者無論耽溺在忿恨的醜惡當中。至於不習中國歷史文化等偏激言論,就向北管嗩吶弦仔中那些參差不齊的音調,旋律中總不免有一二節的荒腔走板,圖的是攏絡光譜兩端的選民,企的是他們手中的選票。媽祖廟香火一日不輟,端午元宵一年不止,「去中國化」就只是喊來誆騙百姓的瘋話罷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