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教育部在高中歷史課本編纂引起的爭議,沸沸揚揚,不曾稍減。杜正勝的作為正好坐實我以前著文對他的批評,當時他以一個橫躺的台灣,做一種地理上對中國大陸的意淫,紛擾了好一陣子,之後不了了之。我質疑以杜正勝的能力,能不能解決困擾家長學生十年的教改問題。事實證明,杜正勝不僅沒有辦法,現在還搞出這玩意兒,徒增困擾──這也是民進黨官員的拿手功夫,炒作話題滿分,解決問題零蛋。

陳水扁被美國制肘,不能獨立不能制憲,只好玩玩小動作,在雞毛蒜皮上的地方動手動腳,以為美國跟大陸都瞎了看不到,十足的阿Q心態。歷史課本怎麼編我其實沒有意見,反正歷史向來就是服膺在當權者底下,可以隨著當權者的喜好自由更改;台灣學生也不太讀歷史的,歷史課本不過就是六本巨大的克漏字填充,專司考試的題庫,說句不客氣的話,若不是這種歷史教育,哪容得民進黨坐在總統府裡面興風作浪?將「中華民國」一分為二,不過就是一種鬧劇,大家鬧一鬧,不成事,也就算了。這次不行還有下次,今天沒完還有明天,台灣就是一個「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的社會,什麼台灣史中國史,什麼外國人中國人,無啥要緊,見怪不怪。

我只是對這種「台灣史觀」感到惋惜。以前我曾上過一位台獨意識很強的老師所教授的台灣歷史,其中自然不乏意識形態上的問題。比如他很強調台灣獨立於大陸的部分,像是鄭經建立的「東寧王國」。但他完全忽略當時的「東寧王國」是一個依靠中國物資與外國交易的國家。台灣雖然當時出產鹿皮、樟腦等物,但歐陸更愛中國的瓷器、絲綢及茶葉,台灣(東寧王國)不過就是個中國的「境外轉口港」,跟以前的香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這樣的依賴,我的老師從來不提。老師同時也很阿Q地在一些名詞使用上講究,比如他不說「清朝」,而稱「清國」或「清帝國」,這明顯是承襲日本人的講法,我很不喜歡。我又不是日本人或韓國人,中華民國還是我國的國名,將前清視作我國前朝應無疑議,更何況台灣的清領時期長達兩百餘年。將「中日戰爭」正為「清日戰爭」可以接受,捨「清朝」而就「清國」,實在過於矯情。不過為了我的成績著想,我在筆試時用「清政府」這種比較中性的用法來避免掉認同問題。總之,這種過分排斥中國對台灣影響,甚至還刻意強調日本殖民影響的「台灣史觀」,同樣是病態不正常的歷史詮釋,還恐怕會出現像過去德國納粹那種「大日爾曼主義」的民粹思維,對台灣弊多於利。

但就是弊多於利,就是破洞處處,所謂的「台灣史觀」,已儼然成為教育部的政治正確,他們急急地把其編纂進去,以迎上意。過去國民黨統治時期,急欲將日人治台的事蹟抹消掉,拆除神社、撤掉塑像或石碑;如今民進黨也如法泡製,想讓中華民國一步步消失於台灣,不啻為承襲國民黨的可笑行徑。果然台灣只是換了一個執政黨的名稱,並沒有換掉執政者的腦袋,教育部的「台灣史觀」,就是過去國民黨專政作為死裡復活的一大明證。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