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台中市議員擱置古根漢美術館一案,並以「割地賠款」稱古根漢美術館條約是「不平等條約」,直指此案「喪權辱國」。

議會用到「割地賠款」一辭,好像台中市一旦簽下這個條約,就會貽笑國際,被其他國家看笑話。但事實是新竹市長暨市議會在媒體公開歡迎古根漢來新竹設館,上海的古根漢新館也在緊鑼密鼓地籌畫中,更不要說在此之前還有東京、香港、新加坡等國際都會相繼來爭取古根漢在亞洲的第一座分館。什麼是「割地」?什麼是「賠款」?議會批台中市政府用每年一元美金的「賤價」將公有地租給古根漢基金會七十五年,還得負擔六十七億的施工費用。問題是,從古根漢美術館確定落腳台中七期重劃區起,七期重劃區的建地翻漲了幾乎兩倍,土地增加的價值超過千億,台中的購屋率也從敬陪末座升到全台第二名。議員只看到那個「一元美金」,可是僅是週邊土地因為古根漢美術館所創造的大量收益,連帶對台中市稅收的利多,他們卻完全忽略了。那些正面的效應,難道不能抵銷無償出借的土地與六十七億施工費用的「損失」嗎?

古根漢要求美術館落成後籌組營運委員會人選,三分之一由市府決定,三分之一由古根漢基金會指定,三分之一由兩方共同推派,並要求不得為議會所監督。此舉被議員批為「無法無天」,我卻大表贊成。台灣地方民意代表的「關說文化」根深蒂固,美其名曰「監督」,不過就是一條走後門的管道。國際美術館策畫展覽何其專業,怎可任憑那些愛做公關的民代在那裡呼來喚去,隨便他們更改檔期,把堂堂一個古根漢美術館弄成只有台灣「文化中心」的水準。古根漢要台中市政府每年另捐十億給基金會,並發展基金七億八千萬,被市議員說是「債留子孫」,我不禁發噱。中央買那幾個過氣武器花國庫6108億,都沒有「債留子孫」的問題,台中不過歲出多個十餘億,何來「債留子孫」?難道台中一年的預算只有十幾億嗎?多了那些支出,就會壓縮到其他地方的預算嗎?更何況古根漢在台中,增加台中土地產值、帶來大量觀光收入,還有因著觀光產業帶來的就業機會,這些難道都不會增加市庫的收入嗎?新十大建設中的「北中南各蓋一座流行音樂中心」,基地都還沒找到,設計圖也沒有出來,中央就已經各撥了五十億,以後還不知道要繼續撥多少錢,又有誰在指責這些「音樂中心」過於昂貴呢?對市府預算而言,十數億不過是百分之一,對中央而言,更是只有「鼻屎般大小」,議員口中的「債留子孫」,在我看來,更像是對文化建設的鄙視與利益被人剝奪的不滿。

文建會喊「文化產業」喊的震天價響,如今古根漢美術館正是再好不過的「文化產業」,台中市議會居然逆向而為,實在讓我大惑不解。難道台中市的議員不願意台中市成為國際注目的焦點,亞洲當代藝術的中心,而僅甘願台中永遠沒沒無聞,甚至還擔負著「出爾反爾」的負面評價?什麼樣的格局造就什麼樣的城市,台中市至少就這一次,不計盈虧,展現大步邁入國際的恢弘氣度,這才叫有海洋性格的台灣人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