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爾在鳳凰衛視台接受訪問時明確說出「台灣不是獨立的,也不享有一個國家的主權」,此言一出,國內譁然,執政黨立法委員毫不客氣加以反駁,連陳水扁都要說「台灣是一個偉大、獨立的國家」。

台灣是不是偉大的國家,我不敢講,但我不想討論他的膨風言語,也不想討論鮑爾所言。我想討論的,是兩個節目對此一言論截然不同的評價,和台灣因為這句話所付出的代價。兩個節目討論同一件事情,卻南轅北轍,可謂「一個談話,各自表述」。一個是台視的「謝志偉嗆聲」,另一個是中視的「文茜小妹大」。

自從陳文茜轉移陣地到中視,台視不甘示弱,亦在同時段開了個政論節目,請謝志偉出來主持。我原不知謝志偉何許人也,據說是留德的博士,以前從沒在媒體上出現過,一出現就擺明是陳水扁手下的籌安會成員。他說話俏皮,甚至有點輕挑,有時嚴肅的議題也被他講的好像壹週刊的八卦一樣,分不清莊諧。或許就要這種插科打諢般的主持方式,才可掩飾支持陳水扁的言論是何等心虛薄弱。眼下鮑爾的發言正新鮮燙手,他也拿來當作討論題目,請的不外金恆煒一類人士,能談出幾多道理,有限的很。陳文茜討論到這個問題,是放在美中台三邊戰略情勢下討論,重點不在我們對鮑爾講的話的爭議,而是他為何講出這種話,發表這樣的言論?我就看到一群不知死活的人,和謝志偉在那兒相唱和,在「台灣」二字上鑽牛角尖,說什麼「要爭取台灣的主權」,要把「中華民國這個沒有人要承認的國家丟掉」,還順便批評了馬英九在台北到處插國旗的行為,好像他插的是五星紅旗似的。沒有台灣戰略、沒有中共武力侵台的隱憂,他們既不會想到那一點,也沒有能力討論到那一點,一會兒罵罵馬英九,一會兒攻擊一下「中華民國」,鮑爾的強烈措辭,到他們嘴中,不是台美關係的緊繃,不是台海情勢的緊張,反而成為他們「提高台灣主體意識」的最佳憑藉,我想鮑爾如果知道,大概會不惜再講難聽一點,什麼「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都講出來也不一定。

陳文茜認為鮑爾口出重話,極有可能是已經知道中共發生戰爭箭在弦上,唯恐一觸即發,不得不用重話來安撫中共當局,並藉此迫使中共來循和平方式解決。但自新華社沒有報導到鮑爾的統一言論,應可推測中南海對鮑爾的發言仍不信任。

鮑爾所言究竟是選情急迫下的選舉語言,還是美國真正的政策走向,雖然還要觀察,但台灣的國際空間,無疑地將被壓縮地更為有限。陳水扁向來愛好去衝擊體制,即使登上總統大位,也不斷挑釁美國和中國大陸的底線,美國和中共終不是大勢已去的國民黨,怎可任憑一個小島的領袖呼風喚雨?不斷衝撞的結果,台灣的國際處境愈形艱難,友我的人士愈來愈少,幾成一個不折不扣的「麻煩製造者」。或許生活在台灣的人真的要捫心自問,是不是等到中共來打我們,我們毫無奧援,還被人視作活該時,台灣人才真的會痛徹覺悟?

這種帶賽政府,我們留他何用?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