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事件」持續發酵,民進黨的三寶如魚得水,拿著男人的生殖器大作文章,完全正中那些野人鄙夫的下懷,台灣政治,快要變成限制級的節目。

早在陳唐山失言隔天,我就想著文議論,隱忍了幾日,終究沒有放在明日報上。一是已有太多人在這個報台上批評過了,我再怎麼寫也只是續貂;二是因著陳文茜在談話節目的一席話,讓我深思起來。陳文茜畢竟厚道,言語雖然鋒利,總還是想到陳唐山的艱苦過去,心有不忍,可能是這樣。但我還是不能釋懷,新加坡縱有千錯萬錯,也絕輪不到台灣去說他是「鼻屎國家」,說星國「抔中國卵胈」(不可一世※史館用語)。這是外交部長何等的失言,我管他是什麼情境下的「一時情急」,心有不甘就要口出穢言嗎?大國如美、日、中共等,尚且不敢對星國造次,更何況是不知道排到老幾的我們?即是我們擁有somebody的資格,一國堂堂的外長,說出這種話來,國家的聲譽,恐怕也要往下掉好幾名。

陳唐山在幾日翻騰後,似是已經脫身,可是那著名的「卵胈」,已然成為一代政壇上的熱們詞彙。美國總統布希夙以說錯話聞名,副總統錢尼也曾在公開場合說過F開頭的髒話,但只有台灣會把髒話發揚光大,大剌剌地在新聞節目中播出。我總覺得人類的文明是一個不斷墮落的過程,政治尤其如此。邱吉爾時代的英美國家政治人物還頗重視言詞優雅,三不五時就引詩用典,連宋美齡赴美演講時都要用些艱僻罕見的單字以示學養,如今淪落到連F開頭的字都端上檯面了;國民黨政權在大陸後期弄得一塌糊塗,可是那些高官達人都是真正有才學的人,縱無才學,亦至少是有教養的人,斷不可能出現「鼻屎般大小」這種污辱的詞句形容外國,「卵胈」更不用說;結果台灣政壇不是「妓女」就是「王八蛋」,連「卵胈」都用上,不知道下一個還會是什麼。難道台灣如此不重視教養嗎?我父親是嘉義出身,也是艱苦過來的人,比起「三級貧戶」陳水扁或「佃農之子」游錫堃毫不「遜色」,可我從來不曾聽過他說此等穢言,連我的伯叔輩也是,民進黨竟連我家都不如?這樣的政府,就是什麼都不做,光杵在那裡,就讓我噁心莫名。

所以我說「野人鄙夫」毫不為過,其他默不作聲的民進黨人也不會比野人好到哪裡去,因為他們就任憑這種「髒話政治」蔓延下去,彷彿放任火蟻在台灣擴張,不加管束。支持台獨者不乏學識涵養很好的人,隨便找幾個也好過檯面上那些髒話連篇的東西,由著他們亂搞,難道這是台灣的水準嗎?

我猶記陳唐山失言前一天,陳文茜在她的節目上請民眾原諒她用「不文雅」的「屁話」二字來形容民進黨的言論,隔天陳唐山就用「鼻屎」和「卵胈」批評新加坡,比起陳文茜之言不知道「不文雅」幾百倍,一時間,「屁話」變的一點都不刺耳,反而還比較像「雅言」。政治永遠比想像中來的骯髒,怎麼想都想不到。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