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北上台北搬宿舍,不巧碰到颱風來襲。我想說颱風既是往東部而去,在台北應該還好。果然天公作美,滯在台北四天,只有一天因西南氣流的影響大雨滂沱,其他的日子還不到要下雨的程度,天氣陰陰的,也不會那麼熱,我心中真是不住的感謝,在大片雲層壓近的時候,居然可以倖免於大雨的威脅,我才得以順利的搬家。

只是中南部就不是這樣幸運了,我同學回埔里陪他弟弟去考學測,七月三日那天早晨,大雨阻斷了從埔里到中興新村的道路,道路上漫至膝蓋的大水和一旁拋錨的泡水車,讓他們緊張不已,一行人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卻只能望著滾滾黃泉興嘆。幾經波折,才由警車護送到中興高中考試。他在電子佈告欄中氣沖沖怒罵教育部跟大考中心,我當時在電腦上看到了只覺得是不可思議。我所在的八里不僅沒有下雨,陽光甚至還微微從雲層中透出來,除了間歇性的大風,完全感受不到電視上的嚴重災情。我以為台北免不了被後續的西南氣流弄得一片狼藉,好似納莉風災那一次的景況,後來才意外發現台北原來是少數沒遭到暴雨蹂躪的地方。

我的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感恩,因為台北意外的沒有下雨,讓我不致因為大雨而無法搬家。一方面我也憂慮中南部的災情,我的高中同學有一半人住在南投,也有好幾人住在大里、太平等地。看到電視畫面上那些怵目驚心的場面,心中的感覺就像九二一地震時那樣沉重。電視新聞在洶湧的土石流上打著斗大的「七二水災」,台灣一時之間,陷入了《明天過後》的驚駭景象,像是預告著末日到來似的。

看到如此嚴重的災情,自然就會想到台灣的國土保護的問題。這次氣流所帶來的暴雨實是難得一見,九二一震災後鬆動的土石讓土石流的情況更形嚴重,用這些來解釋此次慘重的災情似是不無道理。但經過這次慘痛的經驗,我們應該也要回過頭來檢討:九二一地震迄今,在歷經桃芝、納莉等風災的侵襲後,理應有了前車之鑑,我們的政府為什麼還讓這次的敏督利颱風尾重挫台灣的中南部地區,彷彿這個政府毫無作為,對國民的死活漠不關心?如果每一年台灣都要遭逢「百年水災」或「百年旱象」的考驗,台灣的政府有沒有拿出一套對應的政策,還是被動的見招拆招,甚至收拾殘局?

有些立委在這次風災後質疑政府的生態工法施作,認為生態工法不如過去的鋼筋水泥堤防及擋土坡來的穩固,讓這次的大雨帶來如此嚴重的損失,我深不以為然。台灣實施生態工法只是最近幾年的事情,也缺乏相關的參考數據比較生態工法和傳統工法在面對相同災害的情形,僅以部分眼前所見的例子,就做出如此的推估,實在有欠公允。如果生態工法全然是不堪一擊的,何以在中寮鄉的生態工法在這次的土石流災情中可以倖免於難?應該要反省的,似乎是主政者對工程的態度,而非工程本身。

「七二水災」,或許是大自然無情的摧殘,但其中也不乏人謀不臧的因素。土石流的問題早自賀伯颱風就已經浮現,但是連同九二一的重建工作,政府投入了千億元的經費,換來的卻是這樣的結果,讓我實在懷疑,人民繳納的稅金都跑到哪裡去了?當局或許可以歸罪於九二一地震、溫室效應、甚至是民眾的濫墾濫建,但對那些失去家園、失去至親、失去自己性命的人們,我們的政府是否有負起任何的責任呢?難道台灣,真的只能朝《明天過後》那樣的情景邁去而已嗎?

2004/7/9 一修於台中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