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意翻出一本舊日上課所用的筆記本,除了以前為了考試重新謄寫的整齊筆記外,怵然發現一篇五年前寫給國中同學的信件副本。驚喜之餘,卻也感到一點愴然。

發達的網路文化使我們的生活有著前所未有的便利,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遠比以前來的更為密集頻繁。可是在這快速即時的生活中,卻彷彿有什麼東西消失了。我看著五年前的信件副本,那個時候正是網路開始發達的時期,電子郵件已經是稀鬆平常的東西。但我卻還可以跟某些私交甚篤的密友用傳統的書信往來,如今看來,這些通信的「遺跡」更是彌足珍貴。

眼下與人聯繫的方式繁多便利,曩昔的人情反而愈顯淡薄。許多人打開及時通,動輒一列長長的帳號或暱稱,當中可稱的上是深交的又有幾個?就是過去交情甚深的同學好友,大部分都只剩下一個帳號或一組手機號碼,權充是過去情誼的註腳。五年前和我通信的那個人,如今也只剩下一組手機號碼,雖然同在台北求學,我跟他的距離,竟好像太平洋兩岸那般遙遠了。

活在一個歷經巨大變動的時代,人跟人之間,不知不覺充斥著許多機器阻隔其中。也許聯絡的方式愈來愈多、愈來愈容易,然而人跟人之間的感情,卻不如往日來的深厚。提筆寫信也許耗時費工,搆不上今日求速求快的潮流,不過親手書寫,期盼等待的真摯情意,仍是如今科技所不能企及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