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在看漢寶德教授的《談美》。台灣人向來很少會提及「美」,即便是提及「美」這個字,也很少只是用來形容視覺或聽覺上單純的愉悅,往往還夾雜著許多其他正面的意涵。夾雜其他的意涵並不是不好,但我們對「美」字的使用習慣,卻讓我們不易體會純粹的美。台灣人遂在對美的感覺上遲鈍了、麻痺了。

若要論及台灣人對美的缺乏,只消到大街走走便可理解。長期以來,台灣的街道風景一直為許多人所詬病,四四方方的水泥殼子構築出了一堆沒有特色、沒有美感、大同小異的單調景色。但我覺得街景中更醜陋的是突出的鐵窗、冷氣機壓縮機,還有在頂樓、防火巷的違建加蓋。台灣的街景不僅平平板板毫無特色,還因為台灣人的自私心態變的混亂、骯髒而醜陋。台灣人活在如此醜陋的環境,不僅沒有感覺,甚至常在無意識的狀態下,讓身邊的環境愈變愈醜。台灣人對美的低感知度,也出現在政府的公共建設上。像是公家機關的建築、街道家具等等,均難以找到令人激賞的佳作。可見台灣缺乏美感,是普遍存在於絕大部分的台灣人身上的。我即便在藝術大學求學,也得承認台灣的美術教育並沒有教導我們要如何培養審美的眼光,有時甚至連從事藝術創作的人也不見得會辨別美醜。

美的定義雖人因人而異,不過總有一個大略的通則,讓我們能感覺到賞心悅目。漢寶德教授在文中不斷提及「和諧」,我也以為「和諧」所表現出來的美能得到最多人的共鳴,甚至是美的準則之一。台灣很多人顯然體會不到「和諧」,才會任憑自己生活的地方離「美」越來越遠。漢寶德教授認為台灣缺乏美感教育,雖然台灣教育提倡「德、智、體、群、美」已有數十年,美育仍舊僅是聊備一格的裝飾,在升學主義的壓力下完全被犧牲。即便教改如今已經過了十年,美感教育也沒有一點聲息。台灣的教育人員好像總以為美感是天生就有的,每個禮拜只要有一堂美勞課,台灣的學子就會自然而然地去鑑識美醜。數十年的事實證明,輕忽美感教育的社會,造就了一個從裡到外、無所不醜的島嶼。

看到台灣絕大多數人都不識美,甚至連藝術學校就讀的學生對美的認知也極其薄弱,遂跟著漢寶德教授有感而發。很多人對歐洲的工業製品愛不釋手,對於外表造型大為激賞;反觀台灣設計出來的東西,不是抄襲別人的創意,就是在造型的設計上略遜一籌。台灣如今正在大力推動「創意產業」,前進的步伐卻蹣跚踉蹌,殊不知這是因為台灣無法建立起美的價值,我們都不曾有過真正審美的能力。台灣若要「談美」,真的需要當政好好的努力才是。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